杨耐梅


杨耐梅
广东佛山人,出生于上海。1924年出演处女作《玉梨魂》,素有“奇女子”之称。代表作有《良心复活》《湖边春梦》《奇女子》。
杨耐梅 浪漫奇女子


    杨耐梅曾自组电影公司拍摄并主演影片《奇女子》,片名正可以形容杨耐梅自己。上世纪二十年代,国产影片刚刚起步,人们在银幕上看到由女性出演角色还是挺新鲜的事情。明星影片公司随之诞生中国最早一批女明星,号称“四大金刚”,杨耐梅就是其中之一,一生极富传奇色彩,却又不免让人唏嘘扼腕。

大小姐扣开明星公司

    在位于上海南市的务本女中,中学部二级班的杨耐梅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虽然成绩平平,却是个非常活跃的文艺骨干,演讲、唱歌、跳舞、演戏,样样在行,又出落得亭亭娇艳,是远近闻名的“校花”,也是社交圈里数得上的“名媛”。
    杨耐梅的父亲是广东商界巨擘,来沪创办颜料、地产等企业,扬名上海滩。父亲送杨耐梅进入教学严格的务本女中,本指望她专心学业,毕业后送她出洋深造,光耀门庭。父母视这个独生女儿为掌上明珠,娇宠溺爱,杨耐梅自小养成倨傲奢华恣意任为的脾气。
    自女中毕业后,再也没有校规和老师的约束,杨耐梅渐渐放纵起来,她热衷交际,爱出风头,频频出入舞场,请同学们吃饭看外国电影,打扮新奇时髦。因为父母喜欢看“文明戏”,杨耐梅从小耳濡目染。当时的文明戏和张石川拍摄的一些短片,如传统戏剧一样,女性角色由男旦扮演,装腔作势,杨耐梅很是不屑,心想自己要是登台,一定好上一百倍。
    父亲正为她张罗联系留学事宜,杨耐梅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读书上。明星公司的《孤儿救祖记》上映,观众座席上的杨耐梅被女主演王汉伦深深吸引,一等散场,就坐上自备汽车往明星公司而去,她要去演一出“毛遂自荐”。
    这时的郑正秋刚和王汉伦签订了下一步影片《玉梨魂》的合同,剧本改编自“鸳鸯蝴蝶派”小说家徐枕亚畅销10万余册的同名骈体文言小说。女主演有了,可明星公司的郑正秋和张石川苦于找不到合适人选扮演女配角小姑筠倩,这是一个富家之女,美艳而略带骄纵,正在这时杨耐梅敲开了明星公司办公室。观其相貌举止,又听其介绍和想拍电影的迫切愿望,郑正秋心下对这位大小姐出演筠倩已经颇为认可。过了两天,明星公司果然有了消息,请杨耐梅签约,她太激动了,仿佛大明星的光环已唾手可得。

不顾家庭反对,要做浪漫女子

    虽然拍摄过程中因为张石川的严苛,一向娇惯的杨耐梅受到委屈,不过《玉梨魂》上映后反响热烈,杨耐梅在电影界崭露头角,在交际场所招摇更甚引人注目。她一直希望将在生活中的时髦靓影展现到银幕上,让更多人为之倾倒着迷,然而事与愿违,明星公司拨给的第二个角色,是电影《苦儿弱女》中恶毒丑陋的地主婆,一个十足的大反派。杨耐梅老大不乐意,但为了一心做大明星的念头,她勉强答应。待片子上映,公司大肆宣传,而杨耐梅闭门不出,赌气连三百元酬金都不要了,请客公司同人吃饭。对于自己一手捧出来的明星,公司也要适当照顾到杨耐梅的情绪,下一个剧本《诱婚》就是专为她度身定制,总算她能演出女主角了,一个身边围绕追求者的摩登女郎,这才正合杨耐梅的胃口。为演好这个辛苦盼来的最适合自己的角色,她每天带上自己的一大皮箱衣裳赶去摄影场,头发也常常换着花样烫;在一些情感戏中,她还学着国外明星的表情,施展挑逗妖媚的眼神。《诱婚》公映,果然因其大胆演出引起轰动,杨耐梅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个以风流放荡著称的女明星。正当她被簇拥在影迷和媒体的追捧爱慕中,为之兴奋和晕眩,父亲却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因为父亲决不允许宝贝女儿放弃远大前程“堕落为戏子”,从最早拍摄《玉梨魂》时母亲一直帮忙相瞒相劝,而《诱婚》的上映,父亲对杨耐梅演出的所谓浪漫女子更是火冒三丈,下令她再也不许演戏。眼看着刚刚成真的明星梦,杨耐梅何忍半途而废,负气之下离家出走。
    摆脱了家庭约束,杨耐梅愈加放任,除了拍电影,就是混迹于交际场所;期间陆续拍摄了《好哥哥》、《新人的家庭》、《空谷兰》等。《良心复活》在改编托尔斯泰小说《复活》的基础上有较大改动,故事一波三折,加之上映时出了奇招,影片成为上海滩头条新闻。原来杨耐梅不单在银幕上大出风头,还跑到电影院里现身说法。在明星公司和影院的精心设计和准备下,观众们迎来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当电影中的杨耐梅哼唱摇篮曲哄儿入睡,银幕突然升起,舞台上完全拷贝了戏中布景,真实的杨耐梅款款上台,和戏里一样的穿着打扮,在现场乐队伴奏下,顿挫唱起《乳娘曲》。能在影院里和明星如此近距离接触,让现场观众激动不已!

风流韵事不断,军阀点名盛邀

    拍摄《诱婚》时,杨耐梅结识了小开王吉亭,离家之后,王吉亭把自己在法租界一套洋房的两个空房间借给她住,不久两人同进同出。拍摄《空谷兰》时,她又和男主演朱飞过从甚密,朱飞生得风流倜傥,因《空谷兰》一举成名,两人常常结伴出没纸醉金迷之所,这个男人以后一直纠缠在她如彩色肥皂泡般的生活中。在没戏拍没戏映的时候,杨耐梅也不闲着,时时制造花边新闻,决不让自己悄无声息地被遗忘。同时,流言蜚语伴随她的风流韵事弥漫四起,本来已经搬回家住的杨耐梅又一次被震怒的父亲逐出家门,这一回她照样不伤心不留恋,只是换了住处,与朱飞同居。
    卜万苍导演的《湖边春梦》由杨耐梅和龚稼农主演,在杭州西湖畔实地拍摄,男女主角在天堂美景中谈情说爱,引人入胜,这是中国最早一部如此突出美景观光的影片。虽然杨耐梅已有几部颇具影响的作品,可是她头顶明星光环日益飘飘然,加上朱飞的挑拨,杨耐梅和明星公司日渐不睦,她动起了自组公司拍电影的念头。由于报上一则新闻启发,她定下了新片的名字《奇女子》。接下来的故事,简直就是杨耐梅自导自演的一部真实的《奇女子》。
    筹办电影公司可不是一拍脑袋就能运作的事情,正当杨耐梅为大笔资金缺口一筹莫展,有人捎来消息说,张宗昌盛邀杨耐梅北上一聚。这个土匪出身、盘踞山东的军阀头子邀请上海的大明星,有人猜测他垂涎美色,有人担心他图谋插足上海电影业分一杯羹。不管旁人的忧虑劝阻,杨耐梅毅然北上济南,头牌艳星造访,在这个城市掀起轩然大波,并波及上海,媒体竞相追逐这一桩希奇事。杨耐梅自决定动身,想必已很明白这是赤裸裸的一笔交易。张宗昌呢,只要博得美人的笑靥和亲昵,上演了一系列可气又可笑的丑剧,他为杨耐梅举办晚会,到场嘉宾可与大明星共舞,当然舞票不菲,每人一千两银票;他坐庄聚赌,以强盗赌法自居常胜将军,将来客钱财搜刮一尽。杨耐梅逗留周旋了十来天,荷包鼓鼓并且安全返回上海,众人无不惊异。

虚荣迷了心性,浪漫奏出悲音

    “耐梅影片公司”热热闹闹开张,朱飞和杨耐梅当然是《奇女子》男女主演,并聘请很有才华的史东山担任导演。可是他们两个挥霍无度,杨耐梅更是处处以“奇女子”标榜自居,抽鸦片,聚赌,豪宴,样样都来,竟至于影片还未拍完,不但资金用空,还借高利贷,向银行抵押房产。就在拍摄难以为继、杨耐梅方才梦醒几乎万念俱灰的时候,“奇女子”又遭奇事,一位西装革履的陌生青年来到拍摄现场,告诉她已还清所有债务,原来杨耐梅的父亲最终向爱女伸出了援手,她才得以完成影片拍摄。
    这一次打击让杨耐梅受到极大触动,她结束放荡生活回到家中,虽然还想东山再起继续明星生涯,可是因为声名狼藉,而且此时有声片的兴起已是影界趋势,杨耐梅是广东人,不擅国语,电影公司大多将她拒之门外。这时,有一个好消息似乎可一扫全部阴霾,上回代杨父出面还债的青年向杨耐梅求婚。他叫陈君景,杨家世交之子,在美留学获经济学博士回国,先前受杨父之托,还一直帮忙张罗杨耐梅留学事宜,结果白费功夫。他很欣赏杨耐梅的艺术天分和创办公司的事业心,也许因为留过洋,对她的浪漫种种并不介怀。陈君景一再好意相助和真挚热情的包容,让杨耐梅心存感动。这时她为了争演《啼笑因缘》还惹下许多是非,却最终一无所获,也许一连串的挫败让杨耐梅产生了结婚息影之念。简单的结婚典礼,就是她对过往浮华迷梦的告别。婚后她判若两人,居家当起普通的主妇,并生了一个女儿。
    故事到这儿,也许该有一个平淡的结尾。可是杨耐梅的一生偏偏不容安宁。因连年战争,陈君景的产业不断消减蚀尽,穷困潦倒,两人移居香港。当时香港有来自内地的不少影人,常有人说起在九龙街头碰上乞讨的杨耐梅。在台湾生活的女儿闻讯将她接到家中,不久后,1960年,杨耐梅绮丽如幻却以悲剧收尾的一生无力地划上了句点。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