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景琳


宣景琳
上海人,1925年出演处女作《最后之良心》,素有“小老太婆”之称。代表作有《最后之良心》《上海一妇人》《歌场春色》《姊妹花》。
宣景琳 烟花女子上银幕


    上世纪20年代的无声片中有一部叫《上海一妇人》,讲述一个青楼女子的曲折命运。某种意义上,这部影片可以作为女主演宣景琳本人的人生注脚。宣景琳被捧为早期明星公司“四大金刚”之一,旁人眼中出身卑微的女子,是如何走上银幕大放光彩?她的一生又经历过多少欢笑与悲愁?

从会乐里出发的明星之路

    明星公司正在筹备一部新戏《最后之良心》,几个角色大致都有人选,还缺一个女配角。张石川偶然在风光画报上看到一个骑驴巧笑的女子,相貌妍丽,没有家常女儿的青涩,眉宇间似有些老成,神情气质与所缺的角色倒挺符合。演员王吉亭恰好认得她,将她引荐到明星公司,深度近视眼的郑正秋凑近瞧这位金玲小姐,见她生得秀丽,就是嘴有点瘪。三人商量以后表示认可,询问金铃小姐是否愿意签约。她面有难色,王吉亭知道她有隐衷,这让张石川等人更添了疑心。
    她所担心的正是自己的身份。
    小金玲父亲早亡,母亲独力支撑老小一大家子,生活窘困。因为舅舅在“笑舞台”票房间管账,小金铃常跟着舅舅到“笑舞台”看“新剧”,渐渐入迷,又向邻居习唱京戏。母亲希望她读书上进,节衣缩食让她上私塾,后来又托人送入免费就读的教会学校。可是由于贫穷受人欺,小金铃最后还是辍学了。
    金玲小姐从明星公司出来,回到她极不愿去却又逃脱不开的地方——四马路会乐里,上海滩有名的烟花巷。十五岁时母亲去世哥哥染病,她沦落到卖笑之所。
    她的心里七上八下,一方面担心身份如果被明星公司察觉,很可能受到排斥和拒绝;另一方面,如果风声传到会乐里,这事也肯定泡汤。可是她实在不愿错过这个机会,她多么希望通过拍戏,尽快挣到足够的钱赎身脱身泥潭,并且,只有彻底摆脱这烟花之名,她才有可能嫁给两情相悦的王六公子。
    这时候女演员代替男旦走上银幕还是挺新潮的事,而且像王汉伦、杨耐梅、殷明珠等女演员,都有较好出身,受过中等以上教育,妓女从影的事例几乎找不到。为了掩饰身份,金铃想要改名,郑正秋替她想了谐音的“景琳”二字。她本姓田,为了纪念一个宣姓的要好姐妹,她就改姓为宣,从此叫作宣景琳。

意外跳出火坑

    郑正秋问宣景琳能不能演好《最后之良心》中这个骄横轻浮的角色,她想了想说,这样的女人见多了,怎么不会演?她模仿平日惯见的泼辣户,学得活灵活现,后来又拍一场调情的戏,由宣景琳演来自然更加熟稔。一天几场重头戏,她的表现很受大家好评。明星公司请宣景琳拍摄下一部影片《小朋友》并任主演,这一次她和明星公司正式签订合同,写明酬金五百元。郑正秋编剧的《小朋友》中,宣景琳扮演一个慈爱坚忍的寡母,片中被拐卖的儿子由郑正秋的公子郑小秋扮演,宣景琳证明自己正反角色都能演好。
    看到宣景琳的表演才能和对电影的兴趣,郑正秋心中酝酿许久的一个描写妓女命运的故事又浮现出来,如果宣景琳愿意出演,他认为是最适合的人选。虽然她未点明自己身份,但大家察言观色都有所意会。可是宣景琳忽然不再露面,王吉亭好不容易把她找到明星公司,她悲戚地吐露了真相,原来所得酬金被老鸨发现全都抄没,还不许她再拍电影,筹不到两千元赎身金,她的赎身计划也没有指望了!
    张石川郑正秋听了都很气愤,当下决定由明星公司出钱帮她赎身,还在伤心中的宣景琳大喜过望,她完全没想到有人伸手把自己从火坑中拉出来了!
    现在宣景琳可以专心为明星公司拍戏了,郑正秋希望《上海一妇人》的故事能更丰满,谨慎地向宣景琳询问,并把一些细节融进了电影。原来拍戏所得之所以会被老鸨发现,起因是帮助一个被卖到会乐里的小姑娘,看她的悲惨身世和自己十分相像,宣景琳不忍她走自己的老路,就出钱帮助这个素昧平生的姑娘逃走,结果被发现,查抄了所有积蓄。郑正秋把这个情节写进了《上海一妇人》。

好梦成真偏又断

    宣景琳一心要赎身,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能正大光明地和“心上人”王六公子成就美姻缘。王六公子出身名门,是一个年轻朴实的买办,有一回宣景琳“出堂差”,两人结识,虽然身份相差悬殊,但互有好感,两人都不忍分离,可王公子家里又决计不会答应娶这样的女子。宣景琳就打定主意要自己想办法赎身,清清白白地嫁到王家。
    由于明星公司的义举,王公子可以鼓起勇气向家里提这件婚事了,王家也许有所风闻宣景琳的背景,拒不同意。郑正秋听说后,决定要管一管,独自登门拜访王家,担保宣景琳的才貌人品,表示要做这个媒。以郑正秋的声望和地位,同样身为社会名流的王老先生,不好驳他的面子。在郑正秋等人的坚持和调停下,并且由郑正秋正式出面提亲,王家终于松口,但是不办婚事,不请家长出面,小夫妻不准进王家大门。
    婚后宣景琳仍然在明星公司拍戏,并坚持以酬金逐步偿还公司所付的两千元赎身费。她在《可怜的闺女》中演出作风可鄙的反派,结果好事者又联想到她的出身,流言纷至。宣景琳虽然离开了会乐里,但是那一段生活的阴影似乎长久难以挥去,在流言不断侵扰之下,夫妻渐生嫌隙,竟至感情破裂,分手告终。

“第一老太婆”

    在无声片时代,宣景琳拍片勤奋认真,生活严肃,受到明星公司同仁的尊重,是早期影坛屈指可数的红牌女星。虽不到三十岁,但通过导演发掘,宣景琳在《少奶奶的扇子》、《姊妹花》等多部影片中扮演的老太婆形象成为特色,被誉为“中国电影第一老太婆”。1931年天一公司拍摄片上发音的有声片《歌场春色》,宣景琳演一个能唱京剧的歌女,积劳成疾,落下病根。1930年代后,明星公司涌现了胡蝶、夏佩珍、徐来等一批更年轻更美貌的青春女星,宣景琳体弱色衰,更多出演配角。
    解放后,宣景琳成为新中国电影工作者,参加演出1956年上影厂拍摄的《家》,还有其他多部影片问世,虽然戏分不多,但重上银幕是宣景琳一直的愿望。人们又记起了这一位从电影萌芽初期就活跃在银幕上的大明星。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