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蝶


胡蝶
广东鹤山人,出生于上海。1925年出演处女作《战功》,素有“电影皇后”之称。代表作有《火烧红莲寺》《歌女红牡丹》《脂粉市场》《姊妹花》。

胡蝶 振翅飞越迷雾
    胡蝶是中国早期影坛最灿烂的明星,是家喻户晓的“电影皇后”。胡蝶与阮玲玉名声相当,可结局大异。阮玲玉在电影事业的盛年戛然作别,胡蝶则有着长久的艺术生命。阮玲玉以决绝的方式表达了所遭难堪与委屈;胡蝶一生同样有过进退维谷的窘境甚而险境,但她展现给人的始终是深深的酒窝,含蓄的笑意。
    要做自由飞翔的“蝴蝶”
    1908年,胡蝶出生在上海提篮桥怡和码头附近的辅庆里。当年11月,光绪皇帝和慈禧先后“驾崩”,末代皇帝宣统即位。后来胡蝶的母亲还常说:“这丫头就是老佛爷和皇上驾崩那年生的。”
    父亲任京奉铁路总稽查,胡蝶从小跟着父亲“跑铁路”。每到一地,为了能尽快找到小伙伴,她常常模仿当地人口音。幼年的胡蝶对语音极为敏感,这对她以后踏上戏剧之路带来帮助。母亲出生在大家庭,受教育不多,却很懂得为人处事,胡蝶在《回忆录》中提到,“她常教育我:‘你要别人待你好,首先你要待人好。’她没有能说出长篇的大道理,但是这句含有哲理、朴实无华的话使我一生受用。当我步入影坛,她又告诫我:‘凡事不要争先,要退后一步,勤勤恳恳地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胡蝶回忆录》,胡蝶口述,刘慧琴整理,文化艺术出版社1988年10月出版)
    胡蝶16岁时,全家返回上海。这一年上海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电影演员训练学校——中华电影学校,实际这只能算得上演员短训班,对入学条件无严格限制,学时半年,学费低廉,不过教学严格,学生每周能在上海大戏院免费观摩两部西方电影。著名编剧和导演洪深负责教授表演课。报考中华电影学校时,胡蝶想给自己取个艺名。她原名胡瑞华,考虑改名“胡琴”,转念一想,胡琴岂不是整天让人拉来拉去吗?也不知哪来的一下灵感,脑子里浮现出‘蝴蝶’二字,“蝴”与“胡”谐音,当个“蝴蝶”可以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
    学习结业后,胡蝶在大中华影片公司的《战功》一片中出演配角,接着在友联公司的《秋扇怨》中升任主演,绽放着两个甜甜的酒窝,胡蝶开始崭露头角。翌年,胡蝶和天一公司签订了两年合同,拍摄了《白蛇传》、《孟姜女》、《珍珠塔》、《儿女英雄传》等十余部影片。天一公司老板是邵醉翁,成立初期拍摄题材以民间故事为主,这些影片受到老百姓欢迎,但不受知识界关注,因而胡蝶在天一公司时期没多少发挥余地,两年后,她“跳槽”到明星公司,才开始大放光芒。
    最“乖”的明星
    《白云塔》是胡蝶进入明星公司演出的第一部影片,另一位女主演是阮玲玉。片中胡蝶曾反串翩翩公子,鼻梁上架一副圆边眼镜,阮玲玉演一个小鸟依人却行为不端的小姐,这是二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合作,遗憾拷贝今已散失!
    摄影场的胡蝶以“听话”著称,她很听导演的话,也很敬业,演戏严谨认真,深得明星公司三巨头张石川、郑正秋、周剑云的赏识与喜爱。电影圈是个是非之地,胡蝶时时都很注意自己,力求给人以无懈可击的印象。
    不过麻烦有时会自己找上门来。1931年东北爆发“九·一八”事变,11月20日上海《时事新报》刊出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作的打油诗,“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那管东师入沈阳。”诗中影射张学良因和胡蝶跳舞而不顾抗日,一时流言纷至。此时胡蝶正随明星公司在北平拍摄《自由之花》等片外景,气愤的市民找到片场,声讨胡蝶“红颜祸国”。胡蝶返回上海,在《申报》刊登启事辟谣,张石川、洪深、龚稼农等明星公司演职员也在报上为胡蝶作证。梅兰芳还出面表示,九月十八日晚张学良将军来看他的戏,言下之意将军与胡蝶跳舞乃无稽之谈。后来有消息披露是日本通讯社造谣中伤张学良,马君武激于义愤,未经查实将胡蝶也牵连进去。
    电影皇后,风光无人比
    今天提起胡蝶,都绕不过“电影皇后”的光环。从二十年代开始,新闻界及商家常发起明星票选,进入三十年代,这些民间选举得票最高的几乎总是胡蝶和阮玲玉,胡蝶多次当选电影皇后,被人成为老牌皇后。影响最大的一次是1933年上海《明星日报》发起的评选,候选女星有几十人,最后胡蝶获21334票荣膺“皇后”。“海上闻人”王晓籁等集聚“大沪舞厅”举行庆典,名义很堂皇:“航空救国游艺茶舞大会”,这比“电影皇后加冕”自然更加光明正大。胡蝶到得很晚,献唱歌曲《最后一声》:“您对着这绿酒红灯,也想到东北的怨鬼悲鸣?”歌词听来几乎有讽刺意味。胡蝶在回忆录中谈及此事只是轻描淡写:“几十年来这个象游戏之举的称号一直跟着我,这是观众对我的爱护,我自己都不敢妄自尊大。”(《胡蝶回忆录》)
    胡蝶从天一公司转到明星公司后,迎来了全盛期,她的几部影片都创造票房记录。《火烧红莲寺》是无声片时代的武侠大片,由明星公司于1928年摄制,改编自平江不肖生的小说《江湖奇侠传》。该片轰动全城,明星公司赢利颇丰,从1928年到1931年,一直拍到十八集方告收兵,自第三集开始,胡蝶加入剧组,扮演“红姑”。自从明星公司“放了第一把火”,影坛一片“火烧”,各公司竞拍神怪武侠片,片名纷纷冠之“火烧”二字。
    1931年3月公映的《歌女红牡丹》,是我国第一部腊盘发音的有声片,胡蝶扮演京剧昆伶红牡丹,由明星公司和百代公司合作录音摄制。片中穿插京剧片断,观众第一次在银幕上“听戏”。因为拍有声片还处在摸索阶段,《歌女红牡丹》反复试验,耗资甚巨,上映后盛况空前。
    《姊妹花》是又一部票房冠军之作,胡蝶一人分饰贫富悬殊、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姐妹大宝、二宝,当两个胡蝶同时出现在银幕上,能想象当时的观众该是多么新奇和惊讶。影片在1934年的上海连映六十多天,打破国产影片上座率最高纪录。
    1935年莫斯科举行国际电影展览会,苏联当局发给南京外交部的电报中特别指名邀请胡蝶参加,胡蝶随中国电影代表团共七人一同前往,参展的八部中国影片中,《姊妹花》和《空谷兰》两部由胡蝶主演。此行胡蝶还赴英法德意等欧洲各国考察,畅游一路。出远门前,她特意到阮玲玉家辞行,这竟是两位影星的最后一次会面。就在胡蝶饱览异国风情受东道主热情款待的时候,突然得到晴天霹雳般的消息,阮玲玉一个月前在家中自杀。“倘若人们知道我和她的友谊是如何深厚,就不难想象我当时的悲痛。”(《胡蝶回忆录》)
    尴尬的韵事,为难的选择
    早在友联公司拍摄《秋扇怨》时,胡蝶和片中男主演林雪怀相识恋爱,1927年3月22日两人举行隆重的订婚仪式,众多朋友前来道贺。此后胡蝶的电影事业不断精进成为上海滩头号女明星,林雪怀却在影坛日趋没落,胡蝶自筹一笔钱,给林雪怀在四川路上开设一家胡蝶百货商店,林雪怀经营不善,差不多把资本耗尽,而且行事日益荒唐。这时,一个叫潘有声的男人出现在胡蝶生活中,他在洋行做事,有事业心,为人持重,胡蝶的情感天平渐渐离开未婚夫倾向潘有声。胡蝶与林雪怀从订婚到解除婚约,可谓满城风雨,还闹上法庭。不久林雪怀与他人结婚,就在胡蝶游欧之际,林雪怀转辗各地就医无效,旋即病故。潘有声原有结发之妻,还有女儿,为了胡蝶,他抛妻别女。经过马拉松式的恋爱,1935年11月23日,胡蝶潘有声热热闹闹办了喜事。
    故事却不像童话中最常见的那一句——“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有一个人,可能是胡蝶最不愿提起的。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胡蝶与潘有声及家人离开上海到香港避难。1941年底,香港沦陷,胡蝶举家迁往大后方,在重庆时,传出胡蝶被戴笠软禁霸占。关于这个敏感话题,知情者言之凿凿,而胡蝶在回忆录中只一笔带过曲意回避。戴笠是国民党军统首脑,人称特务头子,权倾一时。被戴笠看上的胡蝶,委实十分为难。如断然回绝,无异以卵击石,戴笠很可能对丈夫潘有声不利,甚至横加杀害,对于习惯搞暗杀的戴笠,胡蝶不得不小心提防。可是如答应戴笠的求婚,和潘有声正式离婚,这也是胡蝶所不愿的,她不愿委身屈从。1946年3月17日戴笠从青岛乘专机赴沪转渝,飞机失事,摔死在南京近郊。这一趟绝命之旅,据说戴笠是要去上海和胡蝶结婚的,他的意外死亡,却解救了胡蝶。
    这期间,如何安抚丈夫潘有声,如何应对戴笠,都非常之难。胡蝶需要的不仅是智慧,还有坚韧,和不得已的委曲求全。面临难关,身陷飞短流长,胡蝶没有像阮玲玉一样选择一条不归路,可能因为有家庭的支撑,她不至于像阮玲玉那么绝望无助。
    抗战胜利后第二年,胡蝶一家又迁居香港。拍电影之余,胡蝶帮助丈夫潘有声开了一家暖瓶厂,生产蝴蝶牌暖水瓶,后来,潘有声身患癌症,临去世前,所办暖瓶厂和一家洋行已形同倒闭。1959年,胡蝶重回银幕,主演的《街童》、《两代女性》等影片使人们又看到了这位电影皇后的风采。1960年,她主演的影片《后门》还获得日本第七届亚洲影展最佳影片奖。1975年胡蝶移居加拿大,1989年4月23日,胡蝶因中风并发心脏病,在温哥华谢世。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