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玲玉


阮玲玉
广东中山人,出生于上海。1927年出演处女作《挂名的夫妻》,代表作有《野草闲花》《小玩意》《神女》《新女性》。
阮玲玉 一个时代的美丽


    三十年代,也有追星族,而且痴心还远甚于今朝。为阮玲玉着迷的人何止千万。阮玲玉有一只小藤箱,里面装满了青年男子对她吹捧甚至求爱的信,她既不加以嘲笑,更不忍心将这些痴心人的信撕毁,就把它们藏在这藤箱里,上面加了把锁,还贴了一张纸,写着“小孩子的信”。这样的女子难怪万人痴迷。一些六十岁以上的,在旧上海滩上颇会白相的老克腊们说,阮玲玉的美丽是别人学不来的。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美女?为什么能让众人在美女如云,影片如山的今天无法忘怀?她的美丽是一个谜。
    阮玲玉一出生,她的父亲就被女儿的美丽深深折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阮玲玉二十五年的短暂生命中,第一个为她倾倒的是父亲。1901年4月26日,阮用荣与妻子何阿英在结婚四年后,生下了一个女儿,父母为她取了个乳名叫凤根。一个女孩取了个男孩的名字,并没有重男轻女的偏心,这是因为母亲看到婴儿的小脸上天生一对弯弯的美丽的丹凤眼,而她的父亲,从第一眼起已经为女儿着迷,把她当作了阮家的命根子。不久,在孙中山的领导下,推翻清朝,民间成立,举国欢腾之日,阮用荣剪掉辫子,高兴地捧着女儿的脸,仔细地端详着,忽然欢乐地笑起来,用家乡话(广东香山)称赞:“我们凤根的一双眼睛好靓啊!”以后,阮玲玉听到任何人对自己美丽眼睛的赞赏,没有一个像父亲那样真挚,那样亲切,那 样出自肺腑的,衷心的喜悦。有一段日子,父亲所在的亚细亚油栈的外国老板发了善心,答应一些住得远的工人搬到油栈 附近的工人住宅去住。那是一段难忘的日子。凤根每天总是穿了一身整齐干净的衣裤,坐在自己家的门槛上,等父亲下班。父亲回来,顾不得洗一把脸,喝一口茶,就把长着一双美丽眼睛的女儿骑在肩上,到空场上去兜圈子,向邻居们夸耀。这样的日子仅仅过了一年,外国老板就要把工人住宅改为高尔夫球场,强令工人迁出。房子破不要紧,使凤根感到难受的是,从此减少和父亲相处的机会。每天天没亮,父亲就起床,粗大的手掌在熟睡的凤根小脸上轻轻抚摩一下,然后摸黑出门,顶着满天星星赶到黄浦江码头,摆渡过江。晚上,也总是要到天黑才拖着疲乏的身子回家。凤根就这样一天天等待父亲。父亲瘦长的身影刚刚出现在视线中,她那对美丽的眼睛闪动着水灵的眸光,亲热地叫着扑上去,双手抱住父亲的头颅,小脸紧贴住父亲满是胡茬的面颊,唱了起来。父亲一声不响地摊 开粗大的手掌,里面放着凤根喜爱的东西:广东橄榄,陈皮梅,或者是各种小玩意儿。他宁可自己多走路,少吃一个馒头,每天也要省下钱送给女儿一点小小的奖品。一天,父亲回来时,已是深夜,父亲卧倒在屋前的积水中,手里紧握着一个被水浸湿的小纸包。里面是给凤根的礼物——用彩珠串成的耳环。这是父亲送给女儿的最后的礼物,当晚,父亲去世了,带着一个没有实现的承诺:有一天, 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去电影院看场电影。或许,阮玲玉今后走上银幕,就是为了帮父亲完成这个承诺,为了深沉的父爱。
    十六岁的阮玲玉迫于生计,不得不从崇德女校退学。依着报纸上招聘启示,到明星影片公司考《挂名夫妻》的女主角。她从那条直通大门,两旁盛开桃花的走道上,姗姗走向导演室时,所有的人都精神一振,助理导演要她做欢乐表情时,便轻盈地把头一侧,薄唇轻启,嫣然一笑;眼睛笑得更弯,也更妩媚,在唇角边还浮出一个逗人的浅涡。当助理导演要她做悲伤表情时,原来留在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流丽的眸光顿时蒙上一层水盈盈的泪花,从泪眼中露出哀怨的神情。卜万苍导演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她考取了。这果断而迅速的决定使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和惊异。望着姗姗远去的倩影,卜导演兴奋地说:“你们看,她像永远抒发不尽的悲伤,惹人怜爱。一定是个有希望的悲剧演员。”卜导演像个巫师,他的话,在阮玲玉九年的银幕生涯二十九部电影中得到了印证。她从《挂名夫妻》开始,在影片中饰演各类不同角色,塑造了社会各个阶层的妇女形象,其中有农村少女、丫头、女工、女学生、小手工艺者、女作家,以至交际花、歌女、舞女、妓女、尼姑和乞丐,有正派角色也有反派角色;由少女演到老年,从旧社会的殉葬者一直到为人民利益而奋斗的先进女性。这些人物都有一个悲惨结局,有的自杀,有的入狱,或者被逼成疯,或者病死街头。这些充满悲剧色彩的银幕形象,也就是旧中国千百万苦难妇女的缩影。她们的不幸遭遇震撼人们的心灵,激起观众无限同情和共鸣。没有受到艺术上的专门培养的阮玲玉,所以能够如此到位的把握悲剧人物的心理,做出卓越的表演,实在是因为影片中这些角色的际遇,在很大程度上与她本人的身世暗合
    16岁那年,母亲被帮佣的那家女主人诬陷偷钱,赶了出来。少爷帮她们安排住所,抚慰着心灵受创伤的母女俩,也借这个机会表达了对阮玲玉的倾慕之情。希望嫁一个老实、温柔和多情的丈夫,能够和她一起孝敬母亲,享受家庭幸福的阮玲玉被张达民外表的老成呆板而迷惑,献出了天真无邪的身心。她去拍《挂名夫妻》时,自己的生活却陷入了有夫妻之实却无名份的境况。虽然张达民是少爷,但他却没有拿一分钱供养阮玲玉母女,阮玲玉也不在乎,她需要的不是他经济上的资助,而是爱情的始终不渝。但是这也很难做到,张达民一次次拖延着与她结婚的事情,却一次次伸手向她要钱,并一次次将钱花在赌博上头。阮玲玉好几次为他找到体面而又轻松的差事,他就几次携软逃走,让阮玲玉去还债并忍受难堪。阮玲玉对他一直存着希望,她希望张达民能像《故都春梦》里的男主角一样浪子回头,她觉得自己能够感化他。可是幻想总是很容易破灭,张达民公然表示只是看中阮玲玉长得漂亮,将她当作姨太太,高兴时叫她服侍服侍,解解气,张无情的话语彻底击碎了不堪一击的梦,阮玲玉向他提出分手,可是这个魔鬼竟无耻提出要分手可以,但每个月贴他一百元,贴足两年。阮玲玉答应了,她甘愿用辛辛苦苦拍戏换来的血汗钱换取独立、快乐和未来。
    阮玲玉在影片中扮演的大都是悲剧角色。她的爱清和婚姻,她的一生,也是感人至深的悲剧。她的丈夫张达民是她在随母帮佣时结识的“少东家”。结婚不久,便于1933年4月离婚。后采,她和“茶叶大王”唐季珊同居。但阮玲玉始终没有获得爱情,陷入苦闷而又难以自拨的两难境地。张达民为了达到敲诈勒索的目的,诬告阮玲玉;一些小报记者也别有用心地竭尽造谣诽谤之能事。懦弱善良的阮玲玉,无法忍受这沉重的精神打击,最终,于1935年3月8日,服毒自尽。阮玲玉的英年早逝,无疑是中国电影的一大憾事,否则,将有更精彩的作品由她一展才华。国外的一些电影评论家称赞阮玲玉是中国的英格丽·褒曼。英格丽·褒曼曾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四次获得提名,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名震好莱坞及世界影坛。用褒曼比阮玲玉,足见她的艺术才华与魅力都不同一般。
    阮玲玉自杀后,鲁迅先生曾撰文,就阮玲玉遗书中写道的“人言可畏“发表了深刻的论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