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占非


高占非
天津人,1928年出演处女作《奇女子》,代表作有《天明》《都会的早晨》。

高占非 出自行伍的红牌小生
    1934年,有声片《空谷兰》在上海新光大戏院连续放映48天,在1949年以前的国产片中,这是与《渔光曲》(84天)、《姊妹花》(60多天)等齐名的几部最佳卖座影片之一。《空谷兰》的女主演是端庄大方的“电影皇后”胡蝶,男主演是具有北国豪迈气概的高占非。高占非一生拍摄近百部影片,曾是风靡上海滩的男影星。
    脱下戎装,向往明星
    高占非是天津人,原名高执欧,从小酷爱电影,曾就读于保定军官学校。抱着对水银灯下生活的向往,他脱下戎装,来到霓虹闪烁的大上海。
    刚刚踏上影戏之路并不一帆风顺。高占非首先来到开办不久的星光影片公司,主持该公司的欧阳予倩重视艺术疏于生意,只拍了一部《同心劫》,高占非在其中演一个配角,然后公司就亏本倒闭了。
    1928年,高占非在女星杨耐梅自办的影片公司演出《奇女子》,在新人影片公司主演《小侦探》,他开始在影坛小有名气。
    “明星”是当时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公司,是演员们的梦想之地。高占非也怀揣着明星之梦,叩开了明星公司。然而这里人才济济,高占非只轮到演些小角色,他在“明星”主演的唯一一部影片是《爸爸爱妈妈》。虽然星运不佳,高占非在“明星”这一时期,却有两个意外的收获。
    一是收获挚友。蔡楚生在成为著名导演之前,曾和高占非共事于明星公司,他不仅有出色的导演才能,还能演戏,在“明星”,蔡楚生和同样不得志的高占非惺惺相惜,出演一些无足轻重的角色。生活中,两人更是形影不离,他们合租一个亭子间,把一张写字台改成床,抵足而眠;手头宽裕时吃吃喝喝有福同享,囊中羞涩时以大饼充饥也是常有的事。在各自事业的初创期,高占非与蔡楚生结下患难之交。
    二是收获爱妻。高占非和高倩苹曾一同参加演出耐梅公司的影片《奇女子》,而后又同在明星公司,由同事而恋爱,订定终身。朋友们戏称为“老高”和“小高”。
    入主“联华”,风头始健
    高占非在明星公司待了两三年,事业仍未见起色,而且很受老板张石川苛责,人高马大的高占非在拍戏时,常常被张石川骂得狼狈不堪,越挨骂,演戏越放不开,于是更要挨骂。高占非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当演员,日渐意志消沉,甚至萌发了改行的念头。在妻子高倩苹的鼓励和张罗下,高占非联络上已经加入联华电影公司的蔡楚生。机会又一次向高占非靠近。
    “联华”是三十年代崛起的一家电影公司,拍摄了一批关注现实、格调清新的影片,倍受青年学生关注。高占非落户“联华”,公司善加培植,他与陈燕燕在电影《南国之春》中共同演出了一曲爱的悲歌,这是蔡楚生自“明星”转入“联华”正式担任编导后独立拍摄的第一部影片,热情优美、风格强烈,给与观众深刻印象,男女主角也随之脱颖而出。高占非扮演仪表堂堂的大学生,开始成为受人瞩目的新晋小生,挤身明星之列。在《铁鸟》一片中,高占非与陈燕燕再度合作,高占非健壮魁梧,加上在军校的学习经历,颇有些武将气质,十分贴合片中飞行员的角色,陈燕燕则小鸟依人,两人饰演情侣相得益彰。高占非与王人美合演同样由蔡楚生编导的《都会的早晨》,连映约二十天,颇受追捧。高占非的粗犷戏型,在银色王国中独占一席,大有与“联华”的首席小生、“电影皇帝”金焰平分秋色之势。
    在联华公司,高占非有机会与多位当红女明星银幕合作,高占非在“联华”所拍的最后一部是与阮玲玉合作的《香雪海》。接着高占非离开“联华”,在“艺华”、“大长城”主演了几部影片。
    重回“明星”,衣锦还乡
    戏剧性的是,1934年高占非重返“明星”。
    这时明星公司急需具有票房号召的小生人才。日益具有明星风范的高占非引起“明星”注意,“明星”以优厚条件邀请高占非再度加盟,高占非答应下来,这时似乎有点衣锦还乡的意味。优秀而有人气的小生人才很难得,明星公司对于高占非很重视,高占非与影坛顶尖的女星——“电影皇后”胡蝶、“标准美人”徐来等,合作了《女儿经》、《再生花》、《劫后桃花》、《船家女》等多部名片。经过多年磨练,高占非除了形象占优,演技也大有长进。
    明星公司在1925年曾拍摄无声片《空谷兰》,是大赚一票的得意之作,1934年“明星”和“天一”同时将《空谷兰》重拍成有声影片(“天一”将片名改为《纫珠》)。高占非和胡蝶主演的《空谷兰》热映轰动,高占非此时显然身居“红牌小生”,这是他在影坛最灿烂辉煌的时期。
    1934年,上海《电声》周刊发起“中国电影明星选举”,经过三个月投票角逐,高占非获“表演最佳的男明星”称号,而“我最喜爱的男明星”和“最漂亮的男明星”这两项,高占非仅次于金焰屈居亚军。
    辗转乱世,横生浪漫
    抗战爆发,许多影人纷纷从电影基地上海迁往内地,参加救亡演出。高占非赴武汉主演抗日影片《热血忠魂》。武汉沦陷,他又奔赴重庆,在“中电”拍摄同样弘扬民族精神的影片《长空万里》。1942年,高占非回到日寇铁蹄下的上海,希望还能在影坛有所作为,他加入“中联”和“华影”,和老搭档陈燕燕合演《芳华虚度》,和陈云裳、袁美云、李香兰合演《万世流芳》。
    兜兜转转,高占非始终执著于电影事业,但是家庭却遭变故。1937年开始全面抗战,高占非告别妻子儿女,单枪匹马奔赴大后方。接着,高占非在内地与某著名女明星“共赋同居之爱”的消息传到上海,不过这乱世中的恋情也未能长久,随着高占非返回上海,这一段往事日渐尘封。
    妻子高倩苹原来和高占非同在明星公司,演了一批左翼影片。1936年,正在走红时,高倩苹毅然退出电影圈,转而去上海政法学院攻读法律,四年后女明星摇身一变成为女律师。高占非回到上海,夫妻重逢,两人心平气和对以往的共同记忆画上句号,从此他们仍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是夫妻情份已尽。
    1948年高占非南下香港拍片,和顾而已等人集资创办倾向进步的大光明影片公司,并主演了《野火春风》和《水上人家》两部影片。1951年,“大光明”迁往上海,拍摄了《方珍珠》后就“公私合营”了,高占非也随之并入“联影”。
    上海沦陷时期,高占非在日本占领军控制的电影机构“中联”“华影”演出多部影片,文革中他因这段历史深受批斗迫害,1969年10月26日在上海逝世。这一位曾拍摄近百部影片的来自北国的著名电影小生渐渐为人们淡忘。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