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戏杂志

影戏杂志

月刊。16开本。1921年4月1日创刊于上海。后因编辑成员忙于参与影片《阎瑞生》的拍摄,接着又因承印刊物的印刷所发生火灾,稿件大部被焚而致使出版一再延宕,至1922年1月25日始出第二期,同年5月25日出至第三期后停刊,共出3期。顾肯夫、陆洁、张光宇编辑,中国影戏研究社出版发行,第二期改用上海影戏杂志社之名,后因经济原因难以维持,遂由明星影片公司出资买下版权,故第三期改由“明星”发行。
    《影戏杂志》是中国第一本铅印的电影专业刊物,在编辑业务上,顾、陆、张三人有具体的分工,顾肯夫负责创作部分,陆洁分管翻译,张光宇则承担美术设计。由顾肯夫撰写的《发刊词》,既是办刊宗旨的说明,也是最早具体阐述电影艺术特点的文章之一。他把电影看作是戏剧的一部分,指出其特点是“最能逼真”,并对电影的构成原质和大众性特点作了分析,肯定了电影的艺术价值和社会教育功能。顾肯夫的这些看法虽然简略,却开了后来所谓“影戏观”的先河,因此成为后人编选有关电影理论史料集时的必选篇目。顾肯夫在《发刊词》中为刊物定了这样的方向:“我们编这本册子,定了四个目的,现在逐条写在下面:(一)发扬影戏在文学美术上的价值。(二)介绍有价值的影片给读者。(三)防止有害影片的流行。(四)在影剧界上替我们中国人争人格。”宗旨是十分明确的,但由于当时中国电影尚处启蒙阶段,因此该刊基本上还是以刊载外国的电影内容为主。以第一期为例,全刊共发表了19篇文章,其中只有一篇是谈中国电影的,其余18篇都是外国影坛消息报道和外国电影剧情介绍。这种矛盾现象无疑是受中国电影事业初期发展的现状所制约的。中国的第一部长故事片《阎瑞生》迟至1921年7月才与观众见面,以此为契端的中国电影制造业,在内容上基本继承了欧美影片的凶杀、武打和言情内容,在技术上更是亦步亦趋,刻意模仿,而且摄成的影片数量也区区可数。因此,虽然《影戏杂志》誓言倡导国产电影,但在实际操作时却很难做到这一点。这种现象从第二期起始略有改观,发表了少量有关中国电影的影评和理论文字,如王柏荫的《对于商务印书馆摄制影片的评论和意见》一文,认为“商务”虽然摄制影片已经多年,但他们只是把电影作为副业来点缀,“不肯用再大些的力量去做”,因此出品的电影质量不高,进步更少。作者从剧本、导演、布景三个方面对“商务”的影片提出批评,开出药方,希望“商务”要“振作精神,供给全国需求”,“莫让外国来的影片横行全国”。裴君健的《影戏院应当注意的两件事》提出:1、即使在大城市,懂英文的人也不多,故应该在影片放映时请翻译来讲解剧情。2、必须改革影片说明书,不能用似通非通的章回体文言,应该用极简单的文字来说明,“最好还是用白话”。朴维政的《我对于〈海誓〉的意见》,例举了国产影片《海誓》的种种不妥之处,其表示:“中国人能够自己摄制影片,还是进步了,不过我爱中国影戏界,所以不可以不说几句话。”这方面的文章还有《中国影戏谈》、《影戏源流考》、《影戏和感化》等。
    由于《影戏杂志》的主要内容是介绍欧美电影,故主管翻译的陆洁工作繁重,他用“不浊”、“三三”等不同笔名发表了《宝石奇案》、《观影杂话》、《却利欧游记》、《观〈唐人街之血案〉赘言》、《琵琵黛妮儿》等多篇文章,介绍欧美影片和演员。电影是外来艺术,因此当时使电影从业员感到最不方便的还是电影术语的不统一,如“Director”一词,当时报刊分别把它译成“指导”、“指挥”、“领导”等不同的名词,使读者感到无所适从。陆洁经过再三考虑,在《影戏杂志》上把“Director”统一译成“导演”一词。由于这一译名达意妥帖,故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可并流行开来。其他如把“Story”译成“电影本事”,把“Star”译成“电影明星”等等,这些在电影界得到广泛应用的专业译名,都出自陆洁之手并首先在《影戏杂志》上刊登。在统一规范电影术语方面,陆洁及其《影戏杂志》具有开创之功。刊物发表的有关外国电影的文章还有凤昔醉的《寒带影戏史》、季仰周的《训练摄剧员之方法》、锄非的《滑稽影戏片底变迁》和《却利却泼林之四大杰作》等。
    《影戏杂志》出了两期后即因经济发生困难而难以维持下去,正在此时,张石川、郑正秋、周剑云等创办明星影片公司需要自己的宣传阵地,遂出资买下《影戏杂志》前两期的版权,并从第三期起改由“明星”发行,主编一职仍聘顾肯夫担任。于是,刊物第三期上刊出了《明星影片公司发行月刊底必要》、《明星影片股份有限公司组织缘起》等一些有关“明星”的文字。可惜的是“明星”创办之初因制片方针选择错误,出品的影片营业不佳,经济很快陷入窘境,发行刊物一事自然也难以为继,《影戏杂志》遂在出版了第三期后正式宣告停刊。
    

发刊词



顾肯夫

    我们一进剧场,看舞台上扮演悲剧,就有许多人流出眼泪来;扮演喜剧;大家都捧着肚子格格的笑。这是什么缘故?因为戏剧演得好的,能使看的人感动,如身入其境一样。
    戏剧是消遣品。一个人在消遣的时候,最容易感动。因为在消遣的时候,把万物都抛了,全部分都注意在那消遣品上,没有别的观念,来分他的心。戏剧就利用了这一点,来发扬他的精神;也为了这一点上,戏剧的改良进步,真是“一日千里。”到了现在,大家都明白戏剧是通俗教育,狠有许多人起来研究这个问题。
    我国戏剧的发源狠早,春秋的时候,已有发现。到了现在,种类愈多,旧的像昆剧,皮黄剧,徽剧,秦腔剧,汉剧,粤剧,等数也数不清;不过他只是一样一样的产生出来,却没有进步可说。他们虽雅俗有不同的地方;然而他们的主义,只是一味的供人消遣,没有通俗教育的旨趣。至于文学上的价值除了崑剧以外都是相差远哩。
    五四运动而后,大家都从事新文化运动,把西洋的文化输入中国来。有许多人明白戏剧改良的重要,把西洋的名剧译了好几本出来,给我国戏剧进步做参考。这么一来,于是易卜生肃伯纳等西洋有名的剧学家,渐渐有人知道。十六世纪时代的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的著作,从前我国各大学校用作课本的也狠多;但是都当他文学读,没有当他做“戏剧的文学”读。
    现在世界戏剧的趋势,写实派渐渐站佔了优胜的地位。他的可贵,全在能够“逼真”。照这趋势看起来,将来的戏剧,一定要把“逼真”来做范围。这是什么缘故呢?我们在看戏的时候,要是这出戏不能“逼真”,那么,演戏的自己明明晓得自己正在演戏,看戏的也只晓得自己是正在看戏,戏出感动能力的大部分,必因此减少。要是戏剧能够“逼真”了,那么演戏的自己忘掉了自己是一个“扮演者”;以为是“剧中人”,能够替“剧中人”有同一的感情。看戏的也把自己当做“戏中人”,像亲身经历戏剧中的一番情形一样,那感动力就增加了千百倍。
    戏剧中最能“逼真”的,只有影戏。影戏在现代的戏剧里,能占一部分的势力,也是在此将来或竟能占到大部分的势力也未可知。
    影戏的原质是技术,文学,科学的三样。我现在把这三样,分开来说说:
    (一)技术
    无论那一种戏剧,总离不开技术。我们常听见的京剧;唱的方面的“西皮”,“二六”,“快三眼”,“流水板”和一切的“板眼”,“腔调”都是的;做的方面的“卧鱼”,“旋子”,“僵尸倒”,“劈排叉”和一切的“身叚”,“武工”也都是的。现在流行的新剧,有表情;有言论;这表情和言论,也是技术。一出戏的好坏,也把他做批评的标准。影戏是只有做,没有唱白的;所以他的技术,只重在表情和做工的一方面。
    扮演影戏,是一椿狠不容易的事。我们看欧美运来中国的影片,总有许多显出真实本领的地方。“游泳”,“骑马”,“荡舟”,“驾飞机”,“开汽车”……都是影戏扮演者必须有的技术。他们看做常识一般,非但是会,而且极精。其余我们看做难的,在他们也狠平常差不多人人多会得。
    影戏里除了几句紧要的言语,用文字来表明外,没有别的言语,——是一种哑口剧。扮演者的意思,全要用表情来表出来。别种的哑口剧,因为不能讲话,所以表情往往犯过度的毛病。我们中国的京剧,虽然是有唱有白的,不是哑口剧,然而表情过度的毛病,真是“层见叠出”,出乎情理之外,如《贵妃醉酒》里的“卧鱼”,《徐策跑城》里的“乜须”,在编者以为“卧鱼”是形容杨太真的“醉态可掬”,“乜须”是形容徐策的“匆忙万状”;在扮演者只晓得这两出戏里有这把戏,为什么有这种把戏的缘故,一大半还没有明白。据我看来都是表情过度。无论世界各国,从地球上有人类到今天,无论是谁,然醉死也没有“卧鱼”那种醉法,虽急死也没有“乜须”那种急法。——“抢背”,“浪步”,“跺泥”,“吊毛”……都是一例的笑话。这种把戏,要是闹到了影戏里去把看客的牙齿都要笑掉了!
    中国的京剧是图案式的,所以大厅上跑马,空手关门的笑话多得狠;影戏是为写生式的,所以样样事情,都要逼真,不能表情过度。
    (二)文学
    文学本来是人类生活状态的一种记载,所以一出戏剧,如不能代表一个时代的生活状态的,就没有文学上的价值。影戏最是逼真,所以代表生活状态的能力,最是充足不过的,换一句话说,影戏是居文学上最高的位置的,最有文学的价值的。
    布景是戏剧所不可少的,京剧不考究布景是一个最大的缺点。欧美日本的戏剧,都狠考究布景;譬如一个花园的景,连草虫极细微的声音都布出来的。影戏能利用天然的真的布景。来做他的布景,所以影戏的布景最有价值。别的戏剧,不要说我们中国的京剧,就是欧美的新剧,也只能在白布上画了山水,树木,房屋,来代表,不能把真的山水,树木,房屋,搬到戏台上来。
    现代的戏剧,最讲究经济,所以“独幕剧”得到了许多人的称许;别种戏剧,凡遇到演不出的事实,都要补叙或用间接的方法写出来;只有影戏能够在当时直接的写出来,依旧是狠经济的方法。西洋演戏,演到千军万马战争的时候,只用几个人在后台做马蹄声,和喊杀声;惟有影戏能把千军万马当时战争的情形,都写出来。这个因为在白布幕上映出来,不像寻常戏剧,要把幕来遮了戏台,然后再用人来再换布景的费事。就是布景的设备,寻常戏剧,因为舞台是死的,所以能力有缺乏的时候;影戏到处好做舞台,只要选景得当再加以人工的补助好了,所以能力没有缺乏的时候。
    影戏的编制法,都是含着小说的意味的;他的脚本,一大半是出于著名文学家的手笔;一节一节的说明,都用极简单,经济的文字来表明;这都文学上不可多得的价值。
    (三)科学
    影戏的本身,就是科学作用的一种现象:影戏机里所发生的光,是电学动作用的一种现象;软片上的所以能够把这个影留在药面上,是化学作用的一种现象;一幅一幅的画,从灯光前面映过,就能够活动,是光学作用的一种现象。——影戏是科学的产品。
    许多发明家,从科学里发明了影戏,把许多金钱精神,劳力和光阴来做牺牲品。因为科学进步,才有影戏,影戏在世界上,没有一天没有人会在那里费金钱,精神,劳力和光阴来求影戏的进步。从这个道理上推想就可以断定将来一定有人为了求影戏进步的愿因,带连发现了许多科学的原理。我说这就句话是自信在情理以内的;不是因为我们要创办《影戏杂志》的册子,在借这顶大帽子来戴的。
    摄影戏的时候,不是可以埋埋糊糊的!最要紧的,便是对光。光要是对得不好,全片都糟了。对光的学问,又是一种科学。
    普通的科学智识,是人人会晓得的。我们中华民国的国民,太没有科学智识了,一切违背科学原理的事情,别人不肯信仰,我们中国总有一部分人人会信仰的,以致常常闹出笑话来。我们闭了眼睛一想,我们违背科学原理的鬼话,禁不住自己也要笑起来,近来有许多人已经觉悟了,便把科学智识介绍给国人。影戏对于介绍科学的能力狠强,看客的看科学影片,好象在试验室里看教员试验一般。
    有一类影戏可以叫他教育影片,专门把工厂造的大略摄出来给人家看,——这种影片,有许多是工厂里的广告品。——这也可使看客多得到一些科学智识。
    医生和卫生家,常常把疾病原因摄了幻灯片来帮助演讲,要是把影戏来代幻灯,那么趣味更浓了,——一般国民所得的益处,当然比较起来要大些。
    戏剧是发扬文化传达教育的利器;然而寻常常识戏剧于比较上有许多地方不及影戏:
    (一)费用的经济
    譬如一班剧团,今天在上海演了一天;明天到苏州后天到南京许多的人旅费要多少?膳宿费要多少?要是换了影戏,除了几卷软片的运费之外,什么膳宿费,使用费都省了。
    (二)时间的经济
    譬如一班戏剧团,今天在上海演了一次;明天到苏州后天到南京在上海的人固然一天就可看见;苏州的人就要第二天才得看见,南京的人就要在第三天才得看见。要是换了影戏,只要在阴片上囇了三张阳片,从火车运去,第一天的晚上,上海苏州南京就可以同时开演。一样演的一出戏,影戏没有言语,所费时间也较省。
    (三)精神的经济
    一班剧团,到了一处,就要先有人来招待,费多少手续?影戏完全是用不着的。
    (四)价目的的关系
    剧团里的剧员,包银总是有的,一个名角,不是几十圆和几百圆的事物。戏院主人,费了许多的包银,当然要向看客偿还,看戏的价目,就要增高起来。区区一个梅兰芳,一到上海价目就涨到二圆半。——梅兰芳的戏是否有发扬文化,传达教育的价倒且不去说他——我们在中国出了二三个小银圆,把在美国拿几万圆包银一月的名角都看见了。
    (五)再演的关系
    有价值的名剧,决不是演一次的;有的价值的名角,在一出戏里,不是别人可以代替的。有时名角死了,一出戏只好付之“绝响”。影片是永远不死的,只要保存得好,隔了几十年还狠清楚。
    (六)人数的关系
    影戏院的建筑,可以比寻常剧场造得大。因为光浪的传达比声浪的传达快而远,看的人虽然坐得远,也看得见的。寻常戏剧,坐得远了,就听不见,听不见了,还成什么戏?
    中国戏剧改良的声浪,一天高似一天;然而总要有一样东西来比较,或做一个模范。西洋戏剧是一种;影戏何尚不是一种?现在已有许多人觉悟这个道理,看影戏的渐渐的多了,就是一个证据。然而影戏不一定都是好的,怎样可使人家有判别的能力呢?
    中国人在影戏界里的地位,说来真是可耻。从前外国人到中国来摄剧,都喜欢把中国的不良风俗摄去。裹足呀,吸鸦片呀,都是他们的绝好资料;否则就把我们中国下流社会的情形摄了去。没有到中国来过的外国人,看了这种影片,便把他来代表我门中国全体,以谓中国全体人民都是这样的;那么那得不生藐视中国的心呢?
    我们看影戏,无论长篇短篇,要是没有中国人便罢;若有中国人,不是做强盗,便是做贼,做强盗做贼,也还能罢了,还做不到寻常的配角只做他们的小喽啰。一样做一个侍者,欧美人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侍者;一换了中国人,就有一股委靡不振摇摇尾乞怜的神气唉!我们中国人在影戏界上的人格,真可称“人格破产”的了!
    所以我们编这本册子,定了四个目的,现在逐条写在下面:
    (一)发扬影戏在文学美术上的价值
    (二)介绍有价值的影片给读者
    (三)防止有害影片的流行
    (四)在影剧界上替我我们中国人争人格
    我们的编辑这本册子,从良心上说一句话,没有一句话说凭空捏造出来的。所以这本册子,和人家剽窃了几张画,加上个裸体女子,题了几句不相干的话,用模糊不清的石印——因为石印的价钱便宜,不过有失真的弊病——来骗人家钱的不同。这是我们自勉的话。内容怎样,请读者看罢。

肯夫 九·一·十



《影戏杂志》第一期1921年4月1 日



影戏杂志序
/

周剑云
/
    影戏是不开口的戏,是有色无声的戏,是用摄影术照下来的戏。中国先有摄影术,后有影戏;先有电灯,后有影戏;先有留声机,后有影戏。考影戏输入中国,不过二十年,由香港以至上海由上海,以至内地。最初开演,大半短篇,破碎不全,往往现糢糊中断之弊。看影戏的人遇到这种片子,不说下雨,便说打闪,既不识西文,又无说明书,只图看热闹,实在是莫名其妙。后来慢慢成为风气,爱看影戏的人逐渐增多,开机的人也弄熟了,资本家才独资开设影戏院,与几家公司特约,长篇大部分的侦探片,陆续运到中国。请人把情节翻译出来,看的人才得了不少兴趣。直到近五年,影戏的势力,竟如日东升,连妇人小孩,见面都要资为谈助。
    我是嗜戏成癖的人自然也爱看影戏;但我看的影戏太少,程度实在不高。姑且把我的意见,写在下面:
    一、无论什么戏,都有一个相同之点,就是“戏因人重。”一样一出剧本,有名角去扮演,便格外有精神,能够哄动一时;若无名角,便无人过问。名角演戏,信手拈来,都成妙谛,乏角演戏,十分卖力,都无是处。
    二、长本戏都犯千篇一律的毛病。中国人做小说和演戏,总在末了一回,末了一本,故布疑阵,故作惊人之笔,戛然中止,说什么“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这叫做“卖关子。”长本影戏也是如此。中国长篇小说和长本戏,总是坏人害好人,公子落难,小姐许婚,好人力尽千难万险,都后来坏人遭殃,好人团员,就此结束。长本影戏也是如此。
    三、中国简短的玩笑戏最有精彩。影戏也是短篇滑稽剧最有趣味。中国丑角演的戏,只看艺术,不论情节。影戏滑稽家也只能看艺术,不能讲情理。
    四、长本影戏,结构既大同小异,看长本影戏的人,应该断章取义,注重几个名角的做工表情,不必再去考究情节。现在有些人因为影戏能卖钱,特地去把几种长本侦探片的情节,译成中文,叫做“影戏小说。”无论他的译笔怎样好法,总不能把名角的艺术描写出来,这种去菁存渣的作品,我实在不敢赞成。
    五、三四十年前,中国也有影戏。中国影戏也是用布幔,不过不用电光,而用红烛,雇用唱戏的,暗中歌唱,做傀儡舞,叫做“滦州影。”名伶如刘永春金秀山都做过这种影戏。中国伶人以做过影戏者为贱业。可惜当时没有人发明电术,否则,传到现在,也可以与欧洲影戏比美了。
    六、摄中国影戏者,不是现在的商务印书馆首创第一,是民国二年郑正秋张石川一班人最先尝试。那时美国电影家依什尔因为巴拿马赛会,到中国来摄影戏。由张石川郑正秋等,请了十六位新剧家。组织新民公司,摄了几本新戏去。那几本戏固然不甚完美;但商务书馆的梅兰芳影片,也不见高明。
    七、外国影戏片,每逢用到中国人,总以“野蛮恶劣”四个字来形容,这件事很容易引起华人对于西人的恶感。商务书馆既有志于此,我希望他多摄几种好片子,把中国人优美的民性,诚朴的风俗,绍介给西洋人,也好纠正他们观察华人的错误。若再把幼稚的女子新剧,和学徒演的恶劣新剧摄给西洋人看,未免“助人张目,”“贻笑大方”了。
    八、长本影戏,近来在外洋已为有识者所在吐弃,也同上海智识阶级厌看各戏园新排的本戏一样;不过外国人是多数吐弃,摄影戏者因而编制爱情短剧,以供社会人士之需要。这种爱情短剧只五六本,一点多锺便可演完,颇有陈义高尚的佳片,我会在夏令配克爱普卢维多利亚上海大戏院见过几本。只是每逢开演的时候,总是外国人看的居多,多数中国人依然脑筋简单,不耐思索,如醉如痴的起欢迎陈陈相因的长片。即此一事,也可以显出人民程度的高下。
    九、影戏界推崇女子,也同中国人趋重旦角一样。莲宝之名,不但蜚声美国影戏界,她所演的长片,几乎部部受中国人的欢迎,他的名氏,连妇人小孩都晓得。宝莲的姿色固然不差,身手也极矫健;但我觉得罗兰的娇媚泼活,还在宝莲之上。
    十、中国人自摄影戏的团体,除商务书馆外,上海方面还有两个团体。一个摄成了一部阎瑞生便算大功告成,狠令人失望。后起的一个,听说以FF为明星,成绩如何,何且看将来。
    我的朋友顾肯夫君,他自幼既有影戏癖,十几年来,对于影戏所得的经验,非常丰富。现在他办影戏杂志了。影戏杂志在中国也是创举,以肯夫君的经验学识,必能使阅者满意,国人欢迎,这是不待我说的。我所希望肯夫君的只有两句话:
    一、纠正外洋输入中国影片对于中国人观察之错误;
    二、提倡中国人自摄足以发扬国光的高尚影片。

《影戏杂志序》第一卷第二号1921年10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