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电影与文艺

银星·电影与文艺

月刊。16开本,后改8开本,其后又改回16开本。1926年9月1日创刊于上海。卢梦殊编辑,1928年1月出至第十六期后因亏本而休刊;同年8月复刊,改名为《新银星》,卷期另起,陈炳洪主编,新银星社编辑,良友图书印刷有限公司发行,1930年4月出至第三卷第二十期起与同为良友公司发行的《体育世界》杂志合并,改名为《新银星与体育》,陈炳洪继续担任主编,新银星社与体育世界社联合编辑出版;1931年3月15日出至第四卷第二十九期起又改回原名《新银星》,同时脱离良友公司,自办发行,同年10月10日出至第四卷第三十三期后停刊,共出49期48本。
    《银星》“是供人们研究电影艺术的定期刊物”,旨在“提倡电影艺术”和“引起阅者研究电影艺术的兴趣”(编者《卷头语》,第一期),在当时具有较大的影响。《电影与文艺》出版于1928年1月,大32开本,卢梦殊编辑,撰稿人有徐蔚南、汪倜然、陈趾青、招勉之、梁得所、余季美、张若谷、杜式恒、卢宝楚、黄震遐、卢梦殊等。该刊最初定名《文艺专号》,打算作为《银星》某一期的特号,后因《银星》的篇幅有限,加上编者郑重起见,遂更名另出单行本,成为《银星》的号外。此号外的编辑,缘于编者对于国产影剧恶劣现状的不满,故其发表了一批着眼于电影与文艺之间的关联和影响、结合本国国情与西方先进的文艺理论、从宏观层面对电影的发展走向进行剖析和探讨电影艺术价值的文章,如《电影的文艺化》、《银幕上的文学》、《影剧与短篇小说》、《电影与文艺的厄运与革命》、《影些什么》、《电影文艺化》、《影剧在文艺上之价值》、《电影与文学》、《新浪漫主义的电影》、《文艺与电影》、《文艺化的影剧》、《文艺的灵魂》、《电影文艺化与文艺电影化》等。总体来说,该刊推崇电影与文艺的结合,指出中国电影应跟上新文学的发展,强调剧本和影剧批评的重要性,认为文艺源于人生且能指导人生,同时寄望以文艺促进中国电影,使之走上有希望的、光明的艺术途径。此外,《我国最近之电影审查条例》一文登载了当时刚通过在案的电影审查条例,该条例由中央执行委员会宣传部驻沪办事处订定,颇具史料价值。该刊另附十数页铜图,主要刊登中外影星的肖像写真和电影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