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弹

银弹

旬刊。4开本,折页。1930年[10]月创刊于天津。已知出版至1932年2月5日第二十八期。曹舞霜编辑,银弹画报社发行。
    该刊以介绍国外影片与影人为主,兼而报道国内影界动态,展现了有声片在国外已较为成熟同时于国内刚刚兴起时期的影坛面貌。《声片的新趋势》一文刊载了有声片新兴崛起时人们对声片取代默片趋势将信将疑的探讨。该刊对于国内第一部蜡盘发音有声片《歌女红牡丹》颇予关注。《〈歌女红牡丹〉在京之纠葛》报道南京国民大戏院上映该片时因准备不足导致画面与发音不吻,观众大失所望,引起冲突。《评〈歌女红牡丹〉》除评析演员演技,更一一点评胡蝶、王献斋等人的台词功力,认为全体演员发音训练尚差,可见有声片兴起后影评人关注焦点的扩大转移。该刊也报道了华光片上有声电影摄制的早期有声片《雨过天青》,该片因在日本拍摄受人诟病“亲日”,导演夏赤风撰文《东游的解释》为其辩解。1932年2月5日第二十八期《歌场春色》特刊,详细介绍《歌场春色》并刊大量剧照,天一公司老板邵醉翁撰写的《〈歌场春色〉摄制经过》,叙述其聘请美国摄影收音电影专家参与共同拍摄的经过。该刊还介绍了友联公司出品的《虞美人》、联华公司出品的《义雁情鸳》等国产片,刊登宋之的撰写的《站在艺术的立场上讨论〈一剪梅〉的价值》等影评及《我国影业之危机》、《国片感言》等针砭国内电影界的论述文。该刊亦把视线投向平、津影院的发展问题,《北平诸影院底鸟瞰》概述北平的平安、光陆、中天三家有声影院和真光、中央两家无声影院的情况,及华北影片公司(辖平安、真光、中央)与其他各家影院明争暗斗的对峙格局。《津市电影院之史略》梳理天津电影事业从由外国人经营发展为中国人自己经营的变革脉络。《天津各影院之有声狂》报道天津各影院相继引进有声放映设备的“热潮”。国外方面,该刊介绍了派拉蒙公司出品的《流氓皇帝》、《派拉蒙明星大集会》,环球公司出品的三大名片《西部前线平静无事》、《爵士歌王》、《马赛革命》,以及《白衣女神》、卓别林的《城市之光》等大量好莱坞影片。另有《米高梅公司一九三零至一九三一片总量》、《一九三零年美国优美影片述》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