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戏剧

电影·戏剧

月刊。16开本。1936年10月10日创刊于上海。同年12月10日出至第一卷第三期后停刊,共出3期。凌鹤编辑。电影戏剧社发行。发行人胡伯洲。撰稿人有凌鹤、孙师毅、沈西苓、欧阳予倩、蔡楚生、吴永刚、尘无、韦彧(夏衍)、田汉等。
    该刊为左翼电影刊物,内容充实,思想进步,因受国民党当局查禁,试刊三期后被迫停刊,后于1937年3月10日以《舞台银幕》为名复刊。该刊旨在“使用电影戏剧的武器来推进救亡运动的发展”(《献词》,第一卷第一期),刊载文章兼具理论性与斗争性,内容大致可分为以下几部分。一、电影戏剧理论文章。如孙师毅《苏联剧场的前哨》,雪林格尔著、章泯译《论戏剧的本质》,沈西苓《戏剧及其特殊性》,奥烈沙作、张庚译《剧作过程解剖》,阳翰笙《编剧杂谈》,唐纳《对于剧本创作上的一点意见》等。上野一郎著、许幸之译《历史电影论》探讨浪漫的或者英雄的历史电影所产生的不同宣传效果;孙师毅《大学电影教育的当前问题》介绍当时中国大学电影教育现状;吕骥《音乐对于声片之关系》分析音乐之于有声影片的重要性以及正确运用的方法。二、影剧工作从业者自述。其中尤以导演自身对所摄影片的阐释最具史料价值,如欧阳予倩《〈清明时节〉与〈小玲子〉》、应云卫《关于我的〈生死同心〉》从导演的角度诠释了影片的深意,蔡楚生《会客室中》对有关影片《迷途的羔羊》的批评作了一次整体反馈,吴永刚《无题》描写为影片《壮志凌云》取外景时历经的沿途风光,史东山《我如何对待演员》叙述自己如何处理与演员之间的关系。此外,影评人尘无《一个电影批评人的独白》以影片《到自然去》为例探讨了现实主义与国防电影之间的关系;姚莘农《给某女明星的一封信》以辛辣笔法描写女明星在事业与家庭中的两难处境;陈绵《我和中国旅行剧团》记叙作者随中国旅行剧团到各地演出的经历。三、介绍国外电影界尤其是苏联剧运的发展现状。如Stefan Priacel著、章企程译《第四次苏联戏剧节回顾》、《苏联戏剧节杂写》,葛一虹《苏联歌剧之发展》三文就对苏联戏剧、歌剧的现状作了生动详细的描绘。凌鹤《亚历山大·柯达成功史略》介绍因《未来世界》一片而知名的导演亚历山大·柯达;A·J·阿宾作、舒非译《卓别麟论有声电影》刊载了卓别麟对有声电影的一些看法。四、数量丰富、内容精炼的影评。凡在上海影院上映的中外影片都会有所涉及,如《到自然去》、《女权》、《狂欢之夜》、《王先生奇侠传》、《海棠红》、《未来世界》、《风流世家》、《边塞英雄传》、《小玲子》、《喜临门》、《精忠报国》、《马戏团》、《绿窗春困》等。另外发表寒峰(阿英)《从各种诗词杂记说到夏衍的〈赛金花〉》以及若英(阿英)《赛金花公演小评》特别报道和批评了戏剧《赛金花》,柯灵《满洲伪国的电影院和电影》让读者知道一点“满洲国”的电影市场概况。五、刊载种类丰富、形式多样的剧本,如田汉创作剧本《女记者》,尤兢(于伶)等集体创作剧本《撤退赵家庄》,洪深无线电播音剧本《开船锣》,凌鹤四幕社会剧《黑地狱》等。此外,该刊一卷二期还推出悼鲁迅先生特辑,发表文章有韦彧(夏衍)《鲁迅与电影》、若英(阿英)《鲁迅与电影》、欧阳予倩《不要以悲哀来纪念鲁迅之死》、白尘《鲁迅先生永生在大众的心坎里》、姚莘农《鲁迅先生遗像的故事》等。
    

献词



编者

    人们尤悒着:中国电影没落了。
    人们感叹着:中国戏剧销沉了。
    人们愤慨着:中国国土沦亡了。
    但是,这尤悒,感叹,愤慨有什么用呢?——问题是在怎样来挽救中国电影?怎样发扬中国戏剧?更主要的,怎样收复中国国土?
    “光明与黑暗正在争斗。
    世界是在战争与革命的前夜。
    中华民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在这时候,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不顾做亡国奴的艺术家,谁都该有一个决心:不是向强暴的敲人作战,便是向他们屈服!同时也该觉醒摄影场不再是神秘的“梦的工厂”,而舞台也不再是美妙的“象牙之宫”。在这时候,电影戏剧的和平的园地,应该变为争取民族自由解放的战场,因为我们们相信艺术是时代的表现,而我们也该作时代的歌手!
    时局一天一天的紧张起来,全世界已掀起了殖民地再分割的争霸战,处在半殖民地的中国,在这狂风暴雨的前夜,只有文化各部门积极的担负起救亡运动的争斲,唤起全民众的视听,才能挽救危亡。否则当我们变为亡国奴的时候,什么电影戏剧全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让全民族的救亡运动的巨浪来推进电影戏剧的发展罢,让我们使用电影戏剧的武器来推进救亡运动的发展罢!
    只有这样,才能挽救中国电影。
    只有这样,才能发扬中国戏剧。
    只有这样,才能收复中国国土。
    ——这算是献词!

《电影·戏剧》第一卷第一期1936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