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华画报

艺华画报

不定期刊。16开本。1937年7月31日创刊于上海。已知出版1期。艺华画报社编辑,艺华影业公司出版,发行人严春堂。撰稿人有洪深、吴村、岳枫、李萍倩、徐苏灵等。
    根据创刊号《发刊辞》,该刊除了“传达国外有关电影问题的理论和实际”,“介绍国内电影专家以及电影从业品的研究所得”,主要介绍艺华影业公司新摄制的国产影片。1937年6月,上海乍浦路东和馆获上海租界工部局批准,上映日本松竹公司所摄影片《新地》,该片将中国东北说成“大和民族”的“新地”,引起上海文化界的强烈抗议。洪深《关于撤消租界审查制度》、兆《关于〈新地〉》和左明《由〈新地〉想起的话》即是此事件引发的讨论;而李萍倩《导演〈花开花落〉完成后的几句话》和岳枫《介绍洪深先生的电影剧本〈风雨同舟〉》二文都提及当时的创作背景。根据《粤语片的禁令》一文,中央电检会原规定当年7月1日停止摄制粤语片,后将粤语片禁令延缓至1940年7月1日生效。曾瑜《艺华公司过去现在和未来》和严春堂《本公司创办之经过》解释了“艺华”转变制片方针的原因:之前出品少而费,“陈义过高”,不为大部分观众欢迎,致公司巨额亏损难以延存,后转为“意识与兴趣并重”的方针并提高产量,而获营业成功;二文俱未提及1934年底“艺华”被捣毁事件,曾文文末附“艺华”多部影片编、导、演员名单。吴村《〈女财神〉摄制杂话》、徐苏灵《视觉交响乐》、包天鸣《闲话布景》有技术层面的详细论述。除“艺华”出品的剧照外,该刊还刊有该公司参加上海市政府十周年纪念游艺会的照片和集中展示“艺华”男女演员阵容的通版照片资料。
    

发刊辞


    电影是现代科学的产物;自发明到现在,虽然只不过短短四十多年的历史,但是他那种飞速的进展,却不能不使我们惊讶。电影是综合科学和艺术所得的成品,它随着二十世纪科学的高速度的发展,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而到达了目前的最高峰。现在电影不但已成为世界最钜大企业之一,并且还被人认作增进人类文化的重要工具了。在许多国家中,我们还可以看到电影已被利用来传达思想,宣传主义,甚至作为辅助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利器。电影事业既有这样的重要性,当然不容我们再等闲视之。
    电影在国内虽亦有了三十年的历史,可是因为我国科学落后;过去一般国人的心理又把电影当作一种俳优做的卑下事业,不加重视,所以老是停滞着没有长足的进步。近几年来国人见到欧美电影在我国市场势力的澎涨;对于我国社会所施种种不良影响的可怕;国内一般文化程度需要优良的国产电影来提高的迫切,以及民族资本受到外来威胁而将趋崩溃的危险,于是大家才恍然感到过去的错误,认为欲挽救危亡,复兴民族,电影事业确有好好地加以扶植,使之欣欣向荣地朝前发展的必要。同时一般从事电影事业的人亦大家觉悟了,认为自身所负责任的重大,非团结合作,努力研讨,不足以言进步,更不足以与欧美电影相颉颃。于是发展国产电影的呼声是到处可以听到了,研究电影摄制的文章亦随地可以看到了。国人对于国产电影的那种狂热态度。是不足惊奇的,那是随着时代的推动,根据事实的要求所发生的必然结果。
    电影事业的发展对于我国民族复兴运动的关系既那样密切;从事电影事业者对于电影技术等学识的研究又那样迫切,自然不能不借文字的阐扬来了解时代电影的本质,不能不借文字的研究来交换彼此的心得,而电影刊物亦就应运而生了。
    本刊发行的目的上面已经讲过——就是借文字的阐扬来了解时代电影的本质;借文字的研究来交换彼此的心得。依据这两个目的而定的内容当然不外下列三点:
    (一)传达国外有关电影问题的理论和实际;
    (二)介绍国内电影专家以及电影从业品的研究所得;
    (三)介绍本公司其他国产电影公司的新出品。
    这里还要向大家声明的,就是本刊编辑方针是采取绝对的开放形式。虽然本刊是由艺华公司出资发行,可是我们亟愿代全国热心电影,以及站在时代最前列的国内电影界同人来发扬和传达关于电影问题的理论和实际。我们的信条是绝对不攻击任何公司或个人,以紊乱我们的对外阵线,这是要请读者们注意的。最后我们以十二分挚诚希望全国热心电影事业的人士,以及从事电影的同志不吝指教,时时赐予宏文,使电影问题的理论和实际能在互相切磋中获得更多研讨的机会,来完成本刊的使命。
    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短促时期的筹备,艺华画报总算在今天和全国人士相见了。我们知道本期的内容很不完备,并且和我们的期望相差很远,希望下一期起在内容方面能够充实一点,同时还盼望爱护本刊的读者不时赐予我们毫不客气的批评。

《艺华画报》创刊号1937年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