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

千字文

月刊。16开本。1938年1月31日创刊于上海。同年6月1日出至第一卷第五期后停刊,后于1939年8月1日第一卷第六期复刊,已知出至第一卷第六期。第一卷一至五期由张宛青顾问编辑,赵东、孙樟编辑,千字文出版社出版;第六期由张宛青顾问编辑,张溯源编辑,奚谷发行,长生出版社出版。
    该刊为散文、小品、电影、戏剧综合杂志。其中电影部分刊载文章有影迷《每月间之电影经》、长弓《电影圈》、毛崇《影人日记》、《孤岛“影”“舞”“剧”》,报道电影圈内的奇闻轶事。另有殷秀岑、韩兰根、刘继群三人共同撰写的《胡云集》,迎合读者“中级趣味”,抒写平日所见所闻。张万里《关于〈大地〉小说和影片》介绍赛珍珠的小说《大地》及好莱坞据此拍摄而成的影片。陈友松《苏联电影的转变》介绍著名的苏联导演枯尼孝夫、爱森斯坦、普特符金以及他们的电影作品。长弓《上海战后的国产电影业》描写抗战爆发后上海电影界的转变,特别关注新华电影公司的崛起。除电影外,该刊也关注其它戏剧种类如话剧、评剧等,发表文章有青云《自影人剧团出发以来》、毛崇《“青鸟”公演〈女子公寓〉观后杂写》、短剑《梅兰芳的独角戏》、湘屏《话剧在成都》等。还发表了一些剧本,如法国作家H·伯克著、岳瑛译的《离》以及孙樟的《理想夫人》。
    

我们的自供状


    休谈“国”事,莫论“人”非,我们颇有自知之明,而且颇识时务。
    “本刊注重中级趣味”,与殷,刘,韩三君抱同一态度。
    孤岛被困,望洋兴叹,我等不才,颇有癞蛤蟆失水之感。“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吃饱喝足之后,继之以睡觉,三饱一倒,也殊非做人之道。油然作稿,沛然出版,《千字文》于焉产生。
    在经济上,《千字文》不想赚钱,也不想赔钱。在内容上,《千字文》不敢望博得出版界的甚么地位,但求读者花五分钱,觉得不冤枉。
    以编者之心,会读者之意;以读者之心,会编者之意;互有同感,于愿足矣。
    何故名为《千字文》,而不叫《百家姓》?非不叫《百家姓》,盖每次以千字计也。但一期需字数万,何来故许短文?故《千字文》中乃有长达二千三千之文,数未过万,总可以千计算,何必定要千字!
    癞蛤蟆纵不可吃天鹅肉,亦未尝不可与天鹅共处。《千子文》承许多位名家不弃,允为担任特约撰稿,惠赐鸿文,不仅编者引以为荣,更是读者之幸也。

《千字文》创刊号1938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