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电影

抗战电影

不定期刊。16开本。1938年3月31日创刊于汉口,仅出一期。唐纳主编。伊明、刘念渠编辑。华中图书公司唐性天发行。撰稿人有阳翰笙、史东山、袁牧之、姚苏凤、金擎宇、袁丛美、费穆、应云卫等。
    1938年3月27日,文艺界最广泛的统一战线组织: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在汉口宣告成立,在此前后,戏剧界、音乐界、美术界等全国性的统一战线组织也纷纷成立。而在此之前的1月29日,中华全国电影界抗敌协会已先在汉口普海春举行成立大会,这是一个包括了共产党、国民党,以及抱有各种政治态度而又赞成抗日的电影人的全国性组织。3月31日,作为协会会刊的《抗战电影》宣告创刊。这是抗战初期一本重要的电影刊物,它具有鲜明的政治态度和丰富的文献史料价值。刊物在卷首开辟了“关于国防电影之建立”的讨论专辑,发表了阳翰笙、史东山、袁牧之、费穆、应云卫等共十二人的文章。他们对抗战期间电影事业的开展提出了不少切合实际的意见,阳翰笙在文章中更提出了建立国防电影的五条具体意见。《抗战电影》还以相当的篇幅及时介绍了中国电影制片厂当时正在拍摄的三部抗战电影片:“《保卫我们的土地》(史东山编导)、《热血忠魂》(袁丛美编导)和《八百壮士》(阳翰笙编剧,应云卫导演)。这是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国最早拍摄的抗战电影,受到全国人民的广泛关注。作为中华全国电影界抗敌协会的会刊,《抗战电影》还专门组织了一个专辑,介绍协会的筹备、宣言和成立情况,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记录。从这个专辑中,我们可以了解到,阳翰笙等人于1938年1月21日提议发起一个团结全国电影界人士的组织,经过三次筹备会议的紧张工作,中华全国电影界抗敌协会终于在1月29日宣告成立,这是共产党统一战线政策和全面抗战政策在电影战线上的一次重大胜利。从这个专辑中,我们还可以知道,协会的那篇宣言,是由阳翰笙、郑君里等五人执笔的。在《抗战电影》中发表有不少重要作品,如郑用之《全国的银色战士们起来》呼吁文艺工作者贡献自己的力量拍摄影片、新闻纪录片等鼓舞前线战士的士气,弃扬《今后的电检与影评》提出在抗战特殊时期影评应具有的新基准,罗静予《谈新闻纪录影片》从摄制内容、编辑技巧等各方面阐释如何拍摄新闻纪录片,端木兵斯《香港影剧坛》以及苏怡《国防电影在华南》介绍各地电影近况。该刊还刊发多篇影评如杨霁明《巴纳号及其他》、袁丛美《〈热血忠魂〉之话》,刊载史东山的导演自述《关于〈保卫我们的土地〉》,以及田汉撰写的描写“八·一三”事件的电影故事《回前线去》等。该刊的图片资料也很丰富,不仅刊登《八百壮士》、《保卫我们的土地》、《热血忠魂》等国防电影的剧照,还刊登多幅反映日军暴行的漫画。
    《抗战电影》目前只见一期,虽然该刊编者曾在编后记中提到,第二期将刊出夏衍、蔡楚生、沈西苓等人的作品,但事实上这第二期并未能出版。由于当时处在战争环境,《抗战电影》印数不多,流传也不广,现已成为珍贵文献。

    
    

发刊词



唐纳


    中国电影是成长在国难中。
    在抗战以前的电影上,因为限于整个国策的执行,不得不含蓄蕴籍一点,未能尽量作抵抗侵略的号召,正表示出了六七年来中国的受苦的命运。然而现在,我们有了《保卫我们的土地》,《抗战特辑》,《活跃的西线》,有了《八百壮士》,《姚营长血溅宝山城》,《最后关头》,《热血忠魂》等等!
    对于这些年来有艺术的良心与国民的责任观念的电影艺人,必须给以称赞的。他们曾经不断的努力,要求开末拉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斗争服务,并且在困难的环境中用开末拉的笔写出了若干的国防意义的作品。我们在抗战前能够看到《挣扎》,《小玩意》,《中国海的怒潮》,《桃李劫》,《逃亡》,《风云儿女》,《狼山喋血记》,《壮志凌云》等等,是应当感谢他们的。
    这里特别应当指出《狼山喋血记》在中国电影的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因为以这个作品为指标,国防电影的口号被具体化了。现在的电影作者不必再如《狼山喋血记》这样采取寓言与讽喻的形式,也不允许采取这种形式。而要如《保卫我们的土地》这样大声的叫喊,热烈的煽动才能发挥开末拉的机能,才能使电影艺术在中国进步。
    同时电影批评与指导理论的活动,这些年的历史事实证明它是必要的。中国电影是在三次大的论争中长成起来的。
    第一次论争发生在“一二八”之后,确定了反帝反封建的任务。第二次论争发生在一九三四年,给了“眼睛吃的冰淇淋,心灵坐的沙发椅”的“软性电影”论以致命的打击。第三次论争发生在一九三六年,环绕着国防电影的口号,而开始了电影领域内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些论争的意义,由今天的新电影——直接反映抗战现实,并站在抗战现实之上——的产生得了解释。
    看看别一方面罢,神怪武侠片在东北的流行,早已没有人要看的《火烧红莲寺》等等又在上海放映了,“软性电影”论者中的个别分子竟堕落到成为日本利用的工具,受日本的津贴和指使来摄制麻醉同胞的“软性电影”了。日本强盗并在自己国内每天放映着赝造的《支那事变新闻片》,鼓励私人电影企业生产侵略主义宣传的电影。
    但是今天日本已受到中国电影的更严重的回答了。中国电影艺人已经准备好以开末拉来建立一个民族独立民权自由和民生幸福的新中国。
    这样的新中国,我们必将在电影作品上看到的。让我们来赞美这种新的电影的诞生罢!

《抗战电影》第一号1943年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