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电影

周刊,逢周三出版。16开本。1938年9月7日创刊于上海。1940年11月27日出至第一百零九期后停刊,共出109期。文字编辑为电影周刊社,1938年10月19日第七期起增加图画编辑秦泰来。1940年3月13日第七十二期起改为今文编译社编辑。友利公司出版发行。
    该刊宗旨:“(一)关于影界消息,报道务求详实。(二)对于电影界诸问题,严格地讨论与批判。(三)在可能的范围,帮助国产电影努力谋其发展。”(《写在创刊号》,创刊号)设“每周谈话”、“本刊特讯”、“影讯”、“影坛杂话”、“每周新片批评”、“好莱坞”、“新剧坛”、“电影小说”等栏目。1939年10月4日第五十六期为“电影每月特刊”创刊号,与严次平编辑的《上海特写》杂志合辑出版,为8开本;第六十、六十四、七十六期也是“每月特刊”。该刊报道“孤岛”上海和香港、广州、南洋、内地的电影新闻;1939年7月12日第四十四期起取消戏剧内容,扩大原有“好莱坞”篇幅,并加入世界影坛消息,介绍各国影坛消息。“八·一三”后,上海沦为“孤岛”,影业遭受重创,该刊的报道反映出沪上各电影公司在战事夹缝中求生存的真实面貌。毁于战火被迫停业的明星影片公司在1938年下半年开始酝酿“复活”,首先在金城影院重映《火烧红莲寺》汇拢资金,而后成立“明星演艺训练所”培养新人,打出天声公司招牌等计划,该刊对此有系列报道。《新华公司向内地推销方法》报道“新华”特派李大深携其多部影片至广州、长沙、汉口、宜昌等地放映,《貂蝉》一片最为卖座,与当地影院四六分成,较此前出售拷贝的方式,另辟蹊径。南国影星来沪拍片一事在当时掀起热潮,《张善琨到香港罗致陈云裳的经过》、《陈云裳主演〈木兰从军〉》等文跟踪报道陈云裳抵沪在“新华”拍摄《木兰从军》、《云裳仙子》的详细经过。之后艺华公司严幼祥计划接洽另一位南国影星李绮年来沪,《李绮年来沪的内幕种种》即其相关报道。三十年代末,沪上民间片、神怪片等古装题材泛滥,频频引发双包案,粗制滥造风气严重,该刊在“每周谈话”栏目中多有批评,并刊《艺华国华叠闹双包案》、《沪港同时摄制“赛金花”》、《国联艺华争拍〈啼笑因缘〉》等报道。《银色暗探第五纵队的活跃》一文更解析了《三笑》、《碧玉簪》、《孟丽君》等片闹“双包案”的始末由来。
    该刊对香港影坛颇为关注,有发自香港的多篇报道,对港影界新闻予以客观深入的分析。《非常时期电影当局决意调整香港电检事宜》报道战时香港制片商热衷摄制神怪片等“毒素影片”,对有关电检规定阳奉阴违。相关报道还有香港的南洋、中南等影片公司接锄奸团警告函件,中央当局特派非常时期电影检查所主任徐浩至港取缔毒素影片、及就此事赴渝向中央当局述职等事件。《华南电影界总清算一次》以犀利笔锋批判了以香港为根据地的华南电影界对抗战中的民族大义不负责任一味逐利的风气,呼吁拍摄国防片。《香港国防电影的阵容》介绍香港出品的几部“凤毛麟角”的国防电影:《大义灭亲》、《叱咤风云》、《夜光杯》、《战云情泪》等。《香港五大影片公司动态》介绍邵氏兄弟主持下的天一与南洋公司,和南粤、大观、启明各家公司的建制与摄片经营情况。《国产电影在马来亚概况》报道邵氏公司搜罗的大量民间故事影片与“进步阵线”的抗建影片形成竞争格局。此外,《一九三八年香港影坛清算》、《黎民伟雄心勃勃在港组公司专拍英语片》、《香港的影业·学校·影场·影人》、《香港各制片公司制片情形》、《略谈港粤澳的影院》、《香港妇女会排演英语〈西厢记〉详情》等文都提供了战时香港影界的诸多侧面。
    作为电影事业重要标志的电影院,在抗战期间面临诸多困境。该刊报道沪上影院多次涨价风波,如四大西片首轮影院大光明、南京、大上海、国泰一改对立姿态,共同组建亚洲影院公司,同受一家公司管理,形成电影院托拉斯局面,联合涨价。另外,《各地影院营业概况》介绍香港、广西、天津影院的放映情况,《西片租金改拆账制》、《上海影戏院内幕种种》、《“译意风”发明的经过》、《西南人士爱观苏片·渝滇两地影院采用译意风》、《广州沦陷后中外片商及影院的损失》、《重庆电影院概况》、《昆明影业鸟瞰》等文则分别解析了沪上及内地各家影院经营现状。
    抗战中沪上影人四散,内地也兴办电影厂,《电影在新都》、《中央电影场与中国制片厂》、《天津影业近况》、《将在重庆放映的大批苏联新片》、《〈木兰从军〉在渝被毁的前因后果》、《华南影界组织互助会》、《中国制片厂之港厂大地公司招兵买马》等文关注内地影界。对于战时影人的生存境遇与悲欢离合,该刊有大量报道。《上海的女影人那里去了?》一文报道胡蝶、黎莉莉、白杨、蓝苹、胡萍、舒绣文、黎明健、陈波儿、王莹、白露各位女星辗转各地的处境。《电影明星活跃在西北》发自山西,介绍导演沈浮以及一些演员在山西吉县的西北电影公司的近况。该刊还报道了“影人剧团”、“中国旅行剧团”、“上海业余剧人协会”等剧团奔波内地演出的消息,以及上海几支业余剧社的境况。其它相关文章有《在内地工作的影人和艺人》、《胡蝶携潘有声游好莱坞》、《金焰王人美之出路·加入中制昆明分厂》、《徐莘园演〈陈查理〉影片》、《朱秋痕亦加入文明戏场》、《北平李丽之谜的揭晓》、《述北平李丽疑狱始末》、《南国影坛点将录》、《南国摘星录》、《在外面流浪着的上海影星们》、《大批沪星南飞内幕》、《沈浮在西北公司埋头苦干》、《黎锦晖受聘赴桂》、《李霞卿在美访问》、《张达民在香港患疟疾逝世》、《薛玲仙严折西正式离婚》、《谈平剧伶人拍电影》以及程步高撰写的《“八一三”以来的生活自述》等。该刊也关注香港电影及粤剧演员的境况,如李绮年、吴楚帆、薛觉仙、林绮梅、紫罗兰、谭玉兰等。另刊载不少影界往事,回顾影人从影道路,如《陈燕燕自述进影界的前后》、《英茵自白如何跃登银幕》、《沈西苓怪物·米老鼠·小鸭子·艺术家》、《王汉伦三个字的后面藏了一篇辛酸的血泪史》、《宣景琳的银幕史》、《万氏兄弟从事卡通经过》、《张石川从影史》、《周剑云从影史》、《王献斋从影史》、《夏佩珍没落的始末》、《周璇从歌坛到银幕》、《王吉亭的生前死后》、《王献斋自述:他为什么要当“坏蛋”》、《夏霞谈她的婆家与娘家·舞台与银幕的经历》、《邵醉翁·叶秋心·陈玉梅与陈绮霞》、《顾无为和卢翠兰》、《舒绣文是怎样一个人》、《田汉》、《夏霞的前前后后》、《国片界唯一的女导演伍锦霞》、《国片界男女影星之代表作》等。
    该刊对于国外影事投以热切关注,刊《美国影片是怎样检查的》、《美国的停车场电影院》、《苏联电影年表》、《苏联影坛情报》、《欧美电影的分野》、《战后日本电影产量》、《卓别麟的生平》、《无线电影将开始广播》、《纳粹的德国电影事业》、《世界大战以来战事电影的回溯》、《有味电影试映参观记》、《好莱坞剪刀的权威》、《秀兰邓波儿退出银幕真相》等文。《中美电影关系》简要梳理了两国在电影方面的交流,包括美国影片与电影技术输入中国,战事发生后中国新闻片赴美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