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日本侵略中国电影的阴谋特辑

文献·日本侵略中国电影的阴谋特辑

月刊。32开本。1938年10月10日创刊于上海。已知出至1939年5月10日第八卷。文献丛刊社编辑。中华大学图书有限公司发行。
    该刊为大型综合性月刊,根据其第五卷封底广告词,刊物是“抗战建国的史料,忠勇壮烈的史料,国际动态的史料,文化教育的史料,社会生活的史料,群众运动的史料,沦陷区域的史料,汉奸傀儡的史料”。1939年1月10日出版的第四卷刊有《日本侵略中国电影的阴谋特辑》。在“前言”里,编者由当时光明公司影片《茶花女》在日本公映事件,开始“注意到日本的所谓‘电影国策’”,“希望每个留心和爱好中国电影的读者”以及“休戚相关的电影从业员”仔细阅读,因为对于日本在文化上特别是电影戏剧上的侵略,国人“过去是忽略的”(编者《日本侵略中国电影的阴谋特辑》,第四卷)。特辑由丹丁从日本“国际映画社”新闻二二六号、“日本映画”大陆发展号(7月27日发行)翻译的三篇文章组成:在对伪临时政府教育部文化局长汤尔和的采访《中日亲善先从电影起》中,汤尔和认为,电影对于向普通民众灌输“中日亲善”的作用超过其他一切手段;日本国际映画社社长市川彩《看吧,日本电影向大陆发展的姿态》一文中提到,一方面1938年满洲映画协会以“新民电影协会”的名义已在中国各地发展了十七、八家放映日本电影的影院,另一方面中国人对于日本电影“远没有感到兴趣”,该文还分析上海影坛各公司动态,认为当时是日本电影侵入的好机会;在1938年6月10日由寺内部队报道部、东和影片公司、满铁华北事务部、东和商业电影部、光陆大戏院、新民电影协会、满洲电影协会、国际电影通信社、国民文化电影协会等代表在北京出席的座谈会纪要《日本电影的大陆政策及其动向座谈》中,提及日本电影开拓中国大陆各地的问题,其中东和影片公司的代表张迷生(中国人)在总结日本电影不受中国人欢迎时建议,“日本电影上千万不能加上日本或是满洲的名义,最好用大题材的中国电影的姿态出现”,并提醒日本制片者了解中国一般大众喜“油腻”“恋爱”的“国民性”。
    该卷还刊有蔡楚生《战后的中国电影动态及目前的改进运动》,作者对抗战爆发一年后上海、武汉、四川、香港的电影和影人状况加以总结,认为电影作为文化武器仍然没有跟上民族解放战争的节拍,并对政府、影人、片商、观众和批评者提出希望。另有短讯《上海电影公司绝不再摄神怪片》。该刊在其他卷中也相应刊载过一些有关电影的内容,如欧阳予倩电影剧本《木兰从军》和鹰隼《关于〈木兰从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