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

电影世界

月刊。8开本。1939年5月1日创刊于上海。1941年11月出至第二十四期后停刊,共出24期。电影世界编辑部编辑(由李嵩寿、徐庆华、顾义新、陈平陆续主持事务),第二十期起署名陈忠豪编辑。大效公司出版部发行。撰稿人有陈平、白丁、严次平、杨德惠、张英超、稜白、林梅先、黄素民、辰星、凌枫等,照片摄影者有许锜、马永华、王君华、吕智元、杜螯、秦泰来、程杰等。
    该刊是“纯粹以第八艺术为中心的画报”(陈平《谈片——关于编辑与发行方面》,第十六期),其印刷精良,图文并茂,内容充实,为上海“孤岛”时期比较重要的电影杂志。主要刊登中外电影新闻、影人特写、新片介绍、影业综述、影片评论、电影插曲歌谱等。丰富的图片和新鲜的资料是该刊的最大特色,除“新华”、“艺华”、“金星”、“中联”等沪上电影公司热心供应该刊最精彩的新片剧照,众多摄影师积极发表精心摄制之影人近影外,福斯、米高梅、环球、雷电华、派拉蒙、华纳、哥伦比亚、联美等美国各大电影公司也优先为刊物提供各种珍贵材料,使得该刊能比较全面地反映出在其出版的三年中上海与好莱坞电影界的影人风采和影片出品情况。照片之外,图画亦是该刊的重要组成部分,陈明勋、江冈、江栋良、吴永刚等人都曾为其漫画供稿。值得一提的是,该刊于第一期所载方沛霖亲绘之《武则天》一片的布景原图更是少见。文字部分所选文章内容覆盖面较广,其中尤以影人的特写访谈最为丰富,曾刊登《访陈云裳》、《顾兰君从影成功史》、《龚稼农与盖搏尔》、《洪警铃奋斗史》、《访问万氏兄弟小记》、《陈云裳美在那里?》、《在李绮年香闺里纵谈》、《记陆元亮》、《成长了的小鸟陈燕燕》、《访陈云裳新居》、《卜万苍谈艺术良心》、《张善琨——战后电影业推动者》、《关于吴永刚氏》、《记张慧冲》、《顾也鲁十余年来流水帐》、《石挥——中国剧坛老人典型》、《龚稼农的黄金时代》、《李丽华的家》、《长大了的机灵精——顾兰君》等。其他文章还有:电影评论类,如《〈葛嫩娘〉观后》、《由〈王宝钏〉说到中国制片的现阶段——与艺华公司当局及其他制片家商榷》等;电影史料类,如《上海电影事业发达史》、《上海电影院巡礼》、《一九三九年中国银坛概况》、《一九三九年度西片统计》、《银坛回忆录》等;以及介绍欧美等国的电影发展状况的,如《战时儿童电影》、《美国影业制片策略》、《英国战事片纪实》、《八大影片公司现状》等。该刊发表的影人笔墨大多内容翔实,绝非敷衍之作,如司徒慧敏的《大地的开拓》见证了一批优秀电影人对大地影业公司的创办;李萍倩的《好像太渺茫了——有感而摄〈金银世界〉》则由他的社会理想推及该片的拍摄动机;吴永刚的《杂感两则》为其电影观后感,其《漫录》三则虽系随笔感言,从中却可以管窥作者的电影观和生活态度;谈瑛的《八年来的电影生活》回顾了自从影以来的八年银幕生活;张帆的《我的漫笔——一个新人的话》不仅抒发了自己对文艺的热爱,还以其独道的见解分析了电影界难以产生出色新人的原因。此外,刊物对内地和香港地区的影坛也颇多关注,经常穿插一些两地的影人动态报道和新片拍摄状况,发表如《离开上海的电影女明星近况如何?》、《中国救亡剧团正副团长金山王莹在香港》、《呼吸着自由空气的人们》、《关于大地影业公司》等文章。该刊对影坛重大事件的报道也可谓尽心尽力,如第十一期所载之“《木兰从军》在渝被焚事件特辑”详细叙述了该片在重庆被焚一事的始末,刊载了卜万苍、张善琨等当事者的声明,影剧人夏衍对该事件的看法,并转载了《每周戏剧电影》等报上发表的相关评论;1940年12月17日,沈西苓逝世,该刊于第十七期发表《悼沈西苓》和李之华的《西苓死了》两文,并以大幅版面刊出自重庆寄来的沈西苓遗容照和追悼会现场照片来纪念这位英年早逝的优秀导演;周璇、严华的婚变是1941年上海影坛倍受关注的重大事件,对此,该刊用双方的律师函件、启事声明,以及知情人氏提供的谈话实录等做了较为具体的报道。
    

编者小言(代发刊词)


    在非常愉快的心情下编完了第一期的电影世界,真不知应该怎样来感谢帮助我们的许多朋友才好。
    电影世界的出版,在起初,我们是抱着一个冒险和尝试的念头,可是现在,至少在材料方面,已叫我们无庸担尤,各电影公司的当事者是那样热心地把最精彩的材料共给我们,许錡,马永华两位先生又是那样为我们艰苦的工作产生了这么许多宝贵的照片,特别荣幸的是:龚天衣兄的不吝指示,江栋良兄的为我们搜罗材料,陈明动兄的辍夜工作,沈宁生和朱文晖两兄疲劳的奔走,中国科学公司排字部印刷部诸位先生的併力合作,他们都是这本刊物有所成就的莫大功臣,而应该为我们牢记不忘的。
    文字方面,这一期有陆小洛,陈涤夷,张一苹,丁丁,夏霞,陈平,戈里几位先生的大作,虽然都是短篇,但它的精彩实有胜于长篇累牍的大文章,下期起,著名的作家柯灵,李一,叶逸芳,吴汉,滕树谷,张冰独诸位先生也已答允为我们常川写稿,此外,吴永刚和方沛霖两位先生来在这期有稿子给我们,因为他们在摄影场上的工作实在紧张,只得改在下期。
    封面里页附着的两张狄娜窦萍和陈云裳的照片,是我们特写赠给读者诸君保留的,如果配在镜框里,简直看不出和照片有不同的地方。
    要请读者诸君明了的,便是我们发刊这本刊物的动机,是为了兴趣,我们都是低能的青年,不想夸说已经负起什么重大的使命,但是我们相信电影事业在中国,一定有着璀璨的前途,我们只希望这本刊物能够在精神上得到愉快的同情,逐渐的完美起来,有用起来,在一般人之间产生一种对于电影澈底认识的结果。
    第一期因为在各方面的工作,都是方才着手,不免匆促一些,相信从下期起,有了更多朋友的帮忙,一定可以格外的生色了。
    最后,我们热诚的期待着读者诸君的宝贵意见,我们愿以鞠躬尽瘁的态度,致力于这本刊物,来换取读者诸君的满意。

《电影世界》第一卷创刊号1939年5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