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坛画报

中国艺坛画报

日刊。8开本,每期2张4页。1939年6月10日创刊于上海。同年9月24日出至第一百零七期后停刊,共出107期。余以文编辑。中国艺坛画报社发行。
    该刊标明“电影戏剧综合图画日刊”,内容划分为电影、话剧和戏曲三大类,图文并茂,主要报道影剧消息、艺人行踪和艺坛综述,也刊出过不少长篇连载。7月1日起采纳读者建议,扩大电影版面,增加国外影坛新闻,并刊登明星照片,介绍新片内容。对上海女明星照片义卖展览,白杨、高占非等影人在重庆的活动,香港大地影片公司从事抗战影片的摄制情形等影坛新闻进行了大量报道;当红明星陈云裳的《自传》、北平李丽的《恋情日记》、好莱坞影人泰伦·鲍华的《日记》等连载引人瞩目;江栋良的长篇漫画《影人私生活》,以每人数幅、图文结合的形式,分别对蔡楚生、孙瑜、黎莉莉、赵丹、白杨、顾兰君等四十余位影人平时的生活细节和个人爱好进行了生动描绘,幽默夸张而不失真实;他的另一组连载漫画《摄影场切口图解》则对“拷贝”、“开分厂”等当时电影圈内流行的俗语进行了通俗图解,为后人保留了当时特定的语境资料。刊物最引人瞩目的是连续刊登了夏衍、蔡楚生、阿英、于伶、费穆等进步影人的大量文章和对他们的专访,夏衍的《中国电影到海外去》明确指出:“我们受着全世界的拥护和同情,所以我们的影片,假使能够有计划地输出,一定可以获得欧美大众的欢迎。”他呼吁有关部门“立刻注意这个问题,积极利用这个有利的时机和环境,有计划地来制作和输出对欧美人士宣传我们这次圣战的影片”。蔡楚生的《我们需要同情》表示,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和恐吓,都将更奋发地工作,为“维护真理正义而奋斗”。费穆的《一群“糊涂蛋”!》则严厉斥责了在国难期间昧着良心、只顾赚钱的庸俗影人。这些文章和刊物对蔡楚生、司徒慧敏等人拍摄抗战影片《孤岛天堂》、《白云故乡》的大量报道,引起了敌伪方面的仇视,对画报打电话进行恐吓,主编余以文发表《我的话》,坚定表示:“《中国艺坛画报》将以我的看法表现在纸面上,不能动摇,不能改换,若是她存在一天。”并连续刊出《〈孤岛天堂〉献映公文》、《〈孤岛天堂〉人物志》等文章予以回应。数天后,画报“以环境不良,……暂行休刊”(《本报紧要启事》,第一百零七期)。该刊在戏剧方面也有相应篇幅,瞿史公的长篇掌故连载《剧坛外史》,叙述了几十年间话剧圈内大量人、事背后的故事;佚名的《杂志戏剧目》则整理辑录了从清末到30年代众多杂志中发表的数百种话剧剧本目录,颇富文献价值。其他重要文章有夏衍的《〈五羊城〉的回忆》,于伶的《关于〈夜上海〉》、欧阳予倩的《“中艺”在现阶段的态度》、寒峰的《从诗词杂记说到赛金花剧本》等。戏曲方面,有《潘月樵自传》、《海上梨园旧事》以及唐大郎的谈戏掌故《卖羊三千集》和田汉的改良高腔剧本《旅伴》等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