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剧界

影剧界

月刊。32开本。1943年10月15日创刊于上海。第一卷出版三期后停刊,1944年5月26日复刊,已知出至1944年8月15日的革新号第三期。影剧界出版社编辑发行。编辑委员会代表:王筠、麦耶、郑俊。发行人俞人则。
    该刊主要报道影剧消息、影人动态、上映新片,设有栏目“简讯”、“影城风光”、“银色列车”、“半月杂感”、“影迷日记”等。所述内容大致可分为以下几大类。一、明星报道。包括访问记《蜜月之后——访陈云裳》、《访陈娟娟》、《访方君逸谈〈艳阳天〉的演出》、《中国影坛珍闻录——谭光友酒后话沧桑》;影星小传《周曼华小论》、《屠光启剪影》、《记陈娟娟》、《记王丹凤》、《严俊论》、《小记龚秋霞、王丹凤、张帆》;演员自己撰述的文章,如孙景璐的《话剧与电影之我观》、江泓的《告辞》、李绮年的《我与白云》、蓝苹的《三等明星从影日记》等。二、电影理论文章。有从宏观层面论述电影各个基本要素及其相互关系的,如《导演对特写镜头的处理》、《导演与演员》、《评电影剧本的编制》,也有谈论如何正确评价电影、看待电影明星的,如《电影艺术的鉴赏与批评》、《青年影迷与女明星》、《要艺术?要爱情》,还有针对具体问题分析的《谈袁美云反串贾宝玉》、《李尔王的中国化》和具有史料价值的文章《后台介绍——中实的化妆室巡礼》。三、影评剧评。刊载文章《评〈渔家女〉》、《〈清宫怨〉观后》、《尚可一嘘的〈激流〉》、《评〈合家欢〉》、《评〈红楼梦〉》等,对影片的优缺得失做了客观的分析。四、电影故事。将影片《教师万岁》、《草木皆兵》、《龙虎大侦探》、《来日方长》、《宝贝大会串》、《相思草》等改编成电影故事,让读者先睹为快。此外,该刊还根据李绮年、韩兰根两位演员的从影经历重新演绎,编写了通俗有趣的故事《李绮年潘金莲单刀会》、《韩兰根外传》。
    

编前与编后



王筠

    写创刊号献言及编后记,好像是千遍一例地。献言用“……同人深感于斯,特竭尽,棉力,有所贡献……”接着往往是堂堂皇皇的计划,或者自吹自捧的一段伟言。编后记内,不就是“得某某人大作不易”或就是“本期内容丰富,读者眼福,编者荣幸”,接着希望作者,读者赐稿”这种文章也可算为排字间派,因为写这些东西,十九是看完校样,在排字间写的,所以也有一定之内容而决定了对形式。
    但是看完了本刊的校样,按例看到了有些空白的地方,必须其得写编后感,然而在机声轧轧的声浪下写文,此实为下走一难事,同时又它这捞什子的编后,踌躇又踌躇,时间迫着地告诉你,必须写,然而写千遍一律的编后,心似觉不甘,因为写编后记类等东西,是供读者备阅的,可看可不看,即使看,也一定放到最后,写介绍,觉得多余,自傲或自虚,好坏读者早已过日,似乎更觉无聊,致于赐稿帮忙又似近于客套,所以现在我认为写编后记是多此一举,同时可节省篇幅,但在事实上又不得不迫着你写,因于这个原因,所以我不仿来已例外,谈谈办这本刊物的经过吧。
    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上,与人则久谈起影剧刊物,在现阶段的需要,及如何提高读者的欣赏力,并且内容求趣味化,使其不成为公式化似的讨厌,当时人则就提议办一个影剧刊物,发行出版等一切繁杂的事物由其负责,编辑一职其认为下走曾编过几本不像样的东西,所以嘱为担任。然而因为近来琐事过多,一时颇难有暇,同时又觉得才素学浅,不能达到人则兄预期的愿望,但是又不便扫其之兴,所以介绍麦耶兄及郑俊兄二位来担任,但是为某种原因,人则坚持主张下走滥竿,在这盛情难却种情形下,除了接受外,又能说什么呢,当时为了包函自己的不学无术,使成绩达到原有的理想,及集思广义起见,组织了一个编辑委员会。
    最后除了我们贡献这本刊物予各界外,希望各界来函不吝地指正,赐稿,并且昂翅地等待读者们赐稿,因为我们的园地是绝对公园的,同时附告各位,这本刊物是为读者们出的,并非是为了CRB。

《影剧界》创刊号1943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