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坛

艺坛

月刊。16开本。1946年3月创刊于上海。已知出至1947年9月15日第四期。1949年1月1日复刊,已知出版1期。王士婧编辑。影迷服务社出版。中国图书杂志公司总发行。发行人杜鳌。第三期起由黄仁杰、翁飞鹏任主编。昌明出版公司出版。炽镕书报社总发行。马思帆助编,黄仲俊、郭仁仪摄影。复刊后由文海黎主编,柳行编辑。艺坛画报社出版。孙新章、蒋章正发行。杜螯摄影。特约记者蒋泉源、魏浩堂。撰稿人有江烟文、丁芝、毛立、古军、陈更、凡拉蒙、原仲夏、方云等。
    该刊为综合性图画月刊,其编者宣称:“本刊的诞生,就以艺术为中心,是广泛的,不是枯涩,活泼的,不是冷酷的。”(编者《创刊的话》,创刊号)从格调来说,则“是一本偏重于趣味性的娱乐刊物……不过,绝对不低级,不黄色”(《前记》,复刊第一卷第一期)。主要刊载有关电影、戏剧、唱歌、跳舞等文娱领域的消息近况。电影部分主要刊登一些影人特写和访谈,也收录一些影片介绍和影坛综述。曾发表《看!谈瑛》、《蓉蓉十年》、《秦怡是怎样成名的》、《访“郑君里”》、《白光怀抱〈海恋〉》、《关于〈假凤虚凰〉》、《访:青年导演胡心灵》、《欧阳莎菲从影秘辛》、《我看男明星》、《梅熹从影史》、《大名鼎鼎的白光!》等文章。
    

创刊的话



编者

    人不能脱离现实而生活,人有求美的智欲而艺术;艺术与生活显然不是两见事:太古时候的人类制造象形字,也是艺术的;历史上所经过的各个时代(由渔猎时代渐进为畜牧,农业,电器诸时代),艺术与生活从来没有分过手的。人如果生活得没有艺术,那简直同犬马一样毫无意义了。我们觉得那些飞来飞去的人,罢工的人,市场和商情的消息,太缺乏艺术趣味了,我们想像那些大声狮子吼的人,是多么地庸俗,愚蠢。人类不辜负生之意义,应该不停地向文明的尖端爬,发掘艺术的原子能。本刊的诞生,就以艺术为中心,是广泛的,不是枯涩,活泼的,不是冷酷的,取名《艺坛》。
    有人统计期刊性的画报杂志都有二百余种,把个消沉的文化界点缀得气象万千;《艺坛》创刊于风云际会的今日,十八开本,其姿态并不雄伟,也不苗条,油墨墾白纸的荒,只是高山深水间一块小石头。但目的是有以充实内容,用精致的外表,每期供献于爱好艺术的读者。际此太平盛世,有许多读者化了较多的代价和时间,渴求他们所需要的精神食粮,每感到此刻所有的刊物,因为种种条件的限制,不能达到他们所期望的那样理想的目的。《艺坛》可说是比较消耗精力财力的,很想冲破物质条件的障礙,来满足许多读者们的这种要求的企图。但这些还是愿望,我们所要的,他们都没有,便不能为我们预期之中的那样完美。我们以为,假如请读者们原谅,仍是一件十分无聊的事;贤明的读者,自然也明白的,我们竭诚接受广大读者的批评和指教。
    许多读者们感到许多刊物的夭折而怀疑,这怀疑是不同情的。编辑的工作是艰苦的,须具有主观的立场,和客观的态度,要充分了解技术(包括印刷制版)上的效果。我们很悲观编辑人材的太容易产生,他们毕竟浪费了精密拟具的“百年大计”。那么《艺坛》呢?我们很坦白的说,我们并没有草率从事,也不空做理想的梦。当创刊号问世之时,我们也尝自向:“是不是也会夭折呢?”这也很可能的。在物质条件枯槁的今日,努力有余,财力则有限。我们虽没有把这小小的石子当做商品,而一切的商品却在摧残我们,预算随时变更,“大计”也无从起草,我们也付了他们怠工以后的新代价,未来的还是没有保障,但终在顽强的挣扎着,希望得能永生。即使夭折了,我们至少要争得读者的同情。

《艺坛》创刊号1946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