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善兰到入上海墨海书馆,编译西学专著。

标题:李善兰到入上海墨海书馆,编译西学专著。
时间:1852年

李善兰(1811~1882)字壬叔,号秋纫,原名心兰,字竟芳。浙江海宁硖石人。自幼敏慧,酷嗜数学。15岁时通《几何原本》前6卷。17岁时应乡试于杭州未第,应试期间,得李冶算书《测圆海镜》和戴震《勾股割圆记》后,更不屑于举业,而独于算学用心极深,并好天文历算,观象测纬。他痛感中国科技落后,后来翻译《重学》时曾强调,今日欧洲国日益强盛,“推其原故,制器精也;推原制器之精,算学明也。”道光二十五年,已刻印《方圆阐幽》、《孤失启秘》、《对数探源》3种数学著作。他发明的“尖锥求积术”是中国数学史上的创举。在《对数探源》中,以诸尖锥合积表示对数,使国内数学家称赞,更使英国传教士伟烈亚力叹服。同年,李善兰赴嘉兴,和当时江浙一带算学家顾观光等相交结,撰成《四元解》,以阐述元朱世杰《四方玉鉴》的高次方程消元解法。咸丰二年(1852年)到上海,带着自己的数学著作进墨海书馆。成为继徐光启后,介绍西学最关键的人物。他与伟烈亚力相约翻译《几何原本》后9卷,经4年努力译成,中国始有欧几里得几何体系的完整译本。与艾约瑟合译英国物理学家胡威立的力学专著《重学》,是书为中国第一部介绍动力学的译著,对学术界影响很大。又译《代微积拾级》、《天文学纲要》等书,由墨海书馆出版。《代数学》为中国第一部符号化数学译著,中国古代有“天元术”而无“代数”一词。李善兰以为这门数学的特点是以字代数,故取名为“代数学”,这一名词至今沿用,并传至日本。与廉韦臣合译《植物学》,与傅兰雅合译牛顿名著《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后者因故未译完。李善兰在墨海书馆的10年中,共译西方科技书籍6种、86卷。后期著作中,《垛积比类》列出一系列三角垛的求和公式,并归纳得出闻名中外的“李善兰恒等式”。同治二年(1863年)曾国藩筹建安庆军械所时,将他“聘入戎幄,兼主书局”,和华蘅芳、徐寿等成为曾国藩搞洋务的一支得力的科技力量。他的《则古斋算学》是其一生数学著作之集大成,共13种,24卷,代表了中国传统数学的最高水平。同治五年(1866年),广东巡抚郭蒿焘举荐李善兰为京师同文馆内“天文算学馆”的教司。在北京前后14年,直至逝世。《考数根法》是其年过花甲的作品,证明了著名的费尔玛素数定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