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量才出生

标题:史量才出生
时间:1880年1月2日

史量才(1880-1934年),近代杰出报业巨子,民国时期出色的报业经营者。史量才于1880年1月2日出生在江苏省江宁县一个贩卖中药材的小家庭。他7岁丧母,父亲带他远走他乡,定居娄县(今松江)泗径镇。1899年,史量才赴松江娄县应童子试,中秀才,但却因为清政府的科举考试禁止考生只能原藉应试,被取消秀才资格,录为附生。以后放弃科举,开始研究日文及理化等应用科学。1901年秋考入杭州蚕业馆,1903年毕业后,先后在王氏育才私塾、兵工学堂、务本女学、南洋中学等校任教。1904年,在金山首富黄公续的资助下,在松江泗径筹办上海女子蚕业学校,自任校长,这是国内第一所女子职业学校。1908年,史量才任《时报》主笔,开始了他的报业生涯。辛亥革命时,史量才将女子蚕业学校借给陈其美作勘察的据点。上海光复后,史量才被革命政府委以重任,出任上海海关清理处长、松江盐政局长之职。但他看不惯官场中尔虞我诈,很快抽身。1912年,张謇、程德全、应德闳合资,以12万元购买了《申报》,经张謇任命的《申报》临时负责人陈陶遗举荐,史量才出任总经理,陈景韩任主笔。由于史量才的悉心经营。《申报》销路日增,1912年销七千份,1917年销二万份,以后逐年上升,后来还增出多种专栏、专刊,成为全国著名的大报,到1932年4月销数已达15万份。1916年,史量才收购合资人的股权,开始独家经营《申报》。为了改变《申报》经营欠佳的局面,史量才赢得了江浙资产阶级资金上的投入,同时起用张竹平、冯子培、王尧钦等管理人才,对《申报》逐步实行现代化、企业化管理。史量才关注社会热点,以“言论自由,不偏不倚,为民喉舌”为办报宗旨。他曾经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国有国格,报有报格,人有人格。”他还常对报社的工作人员强调:“报纸是民众的喉舌,除了特别势力的压迫以外,总要为人民说些话,才站得住脚。”《申报》敢于抨击时弊,揭露当局的黑暗统治,因而声誉雀起,发行量骤增。1932年7月,还创办了《申报月刊》。1933年开始编印《申报年鉴》,同时还陆续办了申报业余学校、申报新闻函授学校及申报流通图书馆。另外,又与《申报》经理张竹平合办《时事新报》、《大晚报》,还创立了申时电讯社,利用《申报》和《时事新报》两报驻外地记者发回的电讯转发给各通讯社。1930年他毅然接受总主笔陈冷的辞职和解除经理张竹平的职务,集中权力,使他的政治主张和办报方针得到彻底的贯彻。1931年1月他在《申报》总经理下设立总管理处,以陶行知为顾问,黄炎培、戈公振为设计部正副主任,自已和马荫良兼任总务部正副主任,赵叔雍、谢福生为中英文秘书,主持全馆事务,积极计划《申报》六十周年纪念活动和改革的工作。从此《申报》进入一个新的阶段。1932年“九一八事变”后,史量才痛感国土沦丧,内战连结,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十分不满,思想日趋激进,开始了他人生道路上的最大转折。这一年《自由谈》发表鲁迅的大量杂文,也刊登了陶行知、胡愈之、茅盾、巴金的文章和作品。12月宋庆龄等组织人权保障同盟,他积极支持了该会的活动,并在《申报》上发表宋庆龄尖锐批评国民党的文章。1932年1月,史量才在上海哈同路寓所中成立了“壬申俱乐部”,成员主要为爱国民族资本家及思想进步的知识分子。他们经常聚会商讨对付日本侵略的对策。为了调动各界的爱国热情,史量才在壬申俱乐部的基础上发起组织了上海市民地方维持会,在成立大会上,史量才指日为誓:“但愿生前不做亡国奴,死后不做亡国鬼”,呼吁国人“如果畏缩退避,恐仍未能保得身家财产,不如一起奋勇向前,抗战救国”。这时期他还聘请了一些爱国和进步人士参加《申报》工作,如请李公朴主持申报业余补习学校和申报流通图书馆,请黄炎培主持设计部,请凌鹤和沈兹九分别担任该报特别增刊《电影周刊》、《妇女月刊》的主编,大胆批评了蒋介石的黑暗统治,支援反帝爱国运动。由于《申报》连续发表评论,抨击蒋介石的军事“剿共”政策。要求停止国民党的法西斯统治,引起了蒋介石反动集团的严重不安与仇视,曾下令禁止《申报》邮递。1934年10月,因胃病复发,史量才前往杭州寓所秋水山庄疗养。11月13日傍晚,在回沪途中被蒋介石派人暗杀,终年5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