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海书馆创立

标题:墨海书馆创立
时间:1843年12月28日
1843年12月28日,墨海书馆由英传教士麦都思(Watter Henry Medhurst)在上海创立。馆址初设上海县城东门外麦都思寓所,系租赁民房,二层楼,楼上居住,楼下印书。1846年1月,麦都思在英租界山东路租得地基13.31亩,起房另造新馆,此地后被称为麦家圈。墨海书馆于1846年8月迁入新址。书馆印刷设备由麦都思从新加坡经香港、舟山运到上海。因在舟山遇大水浸泡,机器、活字凌乱不堪,经麦都思与其荷兰籍助手费罗柏(Willi Veloberg)、华裔助手邱添生整理三个月,方才安排妥当。1844年夏开印,墨海所用中文活字,来源有三,一为伦敦会传教士戴尔在南洋铸造,二为德国籍传教士郭实腊委托印度浸信会印刷所铸造,三为在德国柏林铸造。每种字数有限,三者合起来仍缺字很多,不敷印书需要,麦都思乃雇工赶刻约六千个大活字、二万五千个小活字。到1847年,书馆已有小活字十万个,包含一万五千个不同的字,印书已可应付自如。1850年,停止自刻活字,改向香港英华书院订购。印刷机为传统欧式,靠手工操作,第一年印71万余页,第二年印222万余页,第三年增加到263万余页。为满足激增的印刷需要,书馆向伦敦会申请购买了一部新式滚筒印刷机,新机器于1847年8月到沪。滚筒印刷机在欧洲原以蒸汽或人力运转,书馆改以公牛绕圈拉动转盘,连接轴承带动印刷机。其铁制印书车床,长一丈数尺,广三尺许,旁置有齿重轮二,一旁以二人司理印事,用牛拉转,推送出入。悬大空轴二,以皮条为之经,用以递纸,每转一过,则两面皆印,甚简而速。其最初半年的印刷量,便达到338万余页,超过以前全年产量。字用活板,以铅浇制。墨用明胶、煤油合搅煎成。印床两头有墨槽,以铁轴转之,运墨于平板,旁则联以数墨轴,相间排列,又揩平板之墨,运于字板。墨海书馆出版业务在1860年以后趋于萎缩,其原因有三:一是早期中坚人物麦都思在1856年回国探亲,翌年去世,使书馆业务遭受沉重打击。二是书馆另一重要人物伟烈亚力在1860年离职他去。三是美国长老会的美华书馆自1860年从宁波迁来上海,其设备精良,技术先进,明显优于墨海书馆。墨海书馆在苦撑一段时间以后,到1865底,将所有印刷机器设备、活字以及房屋出售,出版业务全面结束。麦都思是墨海书馆首任监督,也是主要撰稿人。开头三年,即1844年至1847年,书馆共出版书籍17种,其中16种是他编写的。墨海书馆前三年工作,几乎由麦都思一人承担。1846年底到1848年,有一批传教士参与墨海书馆工作。其中包括美魏茶、施敦力约翰、伟烈亚力、慕维廉、艾约瑟等。美魏茶是麦都思在南洋时的老同事米怜的儿子,来沪以后,除了撰写宗教宣传品由墨海书馆出版,主要精力用于协助麦都思翻译《圣经》。施敦力约翰在华活动地先前主要是厦门,1847年5月来沪以后,主要精力放在《圣经》翻译方面,1851年《旧约全书》翻译结束以后,他主要协助麦氏工作。1853年仍回厦门。伟烈亚力于1847年8月26日抵达上海,是伦敦会专门派来协助管理墨海书馆的。在其后几年中,他不但协助麦都思出版《圣经》,而且与中国学者李善兰等一起,翻译出版了诸如《续几何原本》、《谈天》等一批科学著作,是墨海书馆传播西方科学的关键人物。他是早期来华传教士中介绍西学最多的人物之一,在中国知识分子中有很有影响。慕维廉与伟烈亚力同时到达上海,是伦敦会在上海时间最长、作品最多的人物。他在华首尾53年,截至1864年,已出版中文读物39种、英文读物3种。其中绝大部分是宗教宣传品,也有大部头学术著作。《地理全志》、《大英国志》都是各有三百多页、在中国知识界有广泛影响的著作。艾约瑟是1848年9月2日到达上海的,协助麦都思编宗教宣传品,并管理图书,1856年麦氏离任回国后,他继任墨海书馆监理。观其在墨海书馆所出书籍,既有《释教正谬》、《耶稣教略》一类纯宗教读物,也有《重学》这样大部头科学译著。1860年起,他移居北方,后来又以海关译员身份重回上海。墨海书馆的翻译人员,除了麦都思、伟烈亚力等西方传教士,还有一些中国学者,诸如王昌桂、王韬、李善兰、管嗣复、张福僖等。他们的工作,主要是与西人合译西书,西人讲出大意,他们笔录、润色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