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在上海,师法任伯年

标题:吴昌硕在上海,师法任伯年
时间:1888年
吴昌硕在上海,师法任伯年,教学相长,交往极为亲密。—吴昌硕学画时,伯年以教学相长,常写梅竹示范。寥寥数笔,形神俱全。“昌硕携归,日夕临摹,积若干纸,请伯年正定。视之,则竹差得形似,梅则臃肿大不类。伯年曰:子工书,不妨以籀写花,草书作干,变化贯通,不难其奥诀也”(郑逸梅《小阳秋》,1947年11月初版)。“据说,那时任伯年住在上海三牌楼附近,吴昌硕常到任氏家去。一天晚上吴去看任,进屋好久未见主人。后来突然在屋顶上看到了任。原来,他被两只正在打架的猫所吸引,正在出神地观察。这一举动后被吴传为美谈,也启发吴创作必须从生活中撷取素材的观念”(龚产兴《任伯年与吴昌硕的友谊》,《朵云》第1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