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与了谿屠朋、石墨施为谈艺缶庐

标题:吴昌硕与了谿屠朋、石墨施为谈艺缶庐
时间:1890年十二月初三夜
吴昌硕与了谿屠朋、石墨施为谈艺缶庐,即景写图,并题跋、诗其上,跋云:“庚寅十二月初三夜,与了谿屠明、石墨施为谈艺缶庐,即景写图,落笔飕飕,与窗外风雪相应也。两人旁观为我欣赏。”诗云:“破镫雌不温,梅花淡若水,青毡长物外,冷趣仅赏此。一官追聋丞,官事食以耳。衙参唤不起,习孏艰拜跪。作画娱性情,雪个穷厥技,白石青藤流,附庸差可拟。奇穷了道人,善病墨居士,喜极更相赏,快搨造像比。叩门急星火,传人一片纸,雨雪方载涂,捉我去官里。”(《缶庐别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