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亭作《醒世晨钟》八开册页

标题:王一亭作《醒世晨钟》八开册页
时间:1888年
王一亭作《醒世晨钟》八开册页,自署“白龙山人”。此为自号“白龙山人”之首见。自题:“戌子仲春,白龙山人写。”(《王一亭画集》)存考:多种作者年表均以1907年王一亭始署“白龙山人”,不详所据。也许吴昌硕1925年所撰《白龙山人小传》有“四十后乃自号为‘白龙山人”’之说,后人因袭之。此图原载1988年由笔者与同仁责编、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之《王一亭画集》,有论者据上述一说而认定画册中此作系赝鼎。然而,论者不详此册来由。此册是王一亭本人旧藏,身后归姑苏某氏。1921年仲秋,隔了三十多年,王一亭检旧作重见之,殊深感慨,爰题册首曰:“醒世晨钟。是册为余旧时所作,偶阅《夜谈随録》,信笔写此,将有所示世人也。壬戌秋仲,白龙山人王震。”又过了十五年,王一亭再展,复跋其尾云:“两峰画鬼夸奇絶,我亦凭虚作是图。因果分明天不爽,饱看世事欲长吁。丙子秋重展旧册,王震时年七十。”从画面上落款字迹加以考察,正与此后不久作品上之结体用笔同出一辙,絶非作者晚年补款,更非后人所添加。从印鉴看,有“震”、“龙”、“一亭父”三种,除后一种外,笔者未见其晚年使用,可信是真身重现。此册既然有王一亭本人的认定,而又未遭“劫难”,则吴昌硕“四十后乃自号‘白龙山人”’的旧说可以推翻。又1900年庚子初夏作《寿桃枇杷图》(刊于《白龙山人王震书画大观》)、1904年《南塘明福寺读书图》扇页(刊于《王一亭先生书画集》)均自署“白龙山人”,为“四十后始自号‘白龙山人”’说之非的又一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