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汇天主堂藏书楼初具规模

标题:徐家汇天主堂藏书楼初具规模
时间:1847年
1844年(清道光二十四年)《中法黄埔条约》签订后,天主教教士南格禄(P.Claudius Gotteland)等于当年7月抵沪,驻青浦横塘,曾储藏教士们携带来华的天主教经典著作及参考书籍。1847(道光二十七年)4月,耶稣会教士梅德尔(Matharin Ie Maitre)在徐家汇购地建成耶稣会修院新院,青浦藏书随之移入,藏书楼于此时初具轮廓。现存于世的徐家汇藏书楼建筑造于光绪二十二年至二十三年(1896~1897年),书库建成后,中西文献经过整理,分类上架。至此藏书楼正式形成。藏书楼的图书集藏工作,至1941年(民国30年)末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断。 藏书楼累计收藏图书20多万册,其中中文图书12万册,西文图书9万余册。另有大量近现代期刊、报纸。所藏西文图书涉及拉丁文、法文书籍较多,还有希腊文、英文、德文等共10余种。这部分图书大多由历代各国传教士随携来华,另有一部分是在华传教士的著作及教会在华出版物。最著名的是高龙褩的《江南传教史》,有南怀仁运用西方近代科技绘制的《坤舆全图》。宗教类图书占西文图书绝大部分,欧美各国出版的百科全书、辞典收藏较为齐全。在中国学类下,有《十三经》等中国传统文化经典著作的多种西文译本。部分西文珍本图书在世界范围内亦不多见,是徐家汇天主堂藏书楼中珍贵藏品。收藏的中文书籍中以地方志书为大宗,入藏方志达2100余种,其中还有少量中国边疆地区的方志,较为罕见。中文书籍的另一特色是各国传教士在华留下的著作,如《治历疏稿》初、二、三集,《历法西传》、《地震稿》等均有精致的抄本。此外,藏书楼还向国内外复制了一批上海地区已失传的名著,如《徐氏庖言》、《西洋历法新传》、《西儒耳目资》、《名理探》等早期中文版籍。藏书楼收藏的近代报刊是所藏文献的另一重要部分,西文报刊一般都很齐全,尤其是外国人在中国办的大报更是完整。1850年(道光三十年)创刊的《北华捷报》,以后又改为《字林西报》(1951年停刊,历时101年)基本不缺。还有1858年(咸丰八年)创刊的《亚洲文会北中国支会会报》,1872年(同治十一年)在香港创刊的《中国评论》等都是了解中国近代史实的珍贵资料。创刊较晚的中文报刊,收藏更为丰富。如《上海新报》,创刊于1861年(咸丰十一年),是上海第一份中文报纸,已是海内孤本。1872年(同治十一年)创刊的《申报》也以藏书楼的收藏最为完整。上海地区中国人自办的早期报纸,如《汇报》(1874年)、《益报》(1875年)、《新报》(1876年)等也有完整收藏,其近代以来国内稍有影响的报刊,藏书楼均有系统的集藏。 藏书楼书库沿袭欧洲早期图书馆建筑模式,别具一格。藏书楼基本上由教会神职人员管理和使用,极少对外开放。中文书库的主持人先后有张渔珊、徐宗泽等。徐家汇天主堂藏书楼隶属于徐家汇天主堂耶稣会总院,耶稣会在沪各分支机构,如耶稣会神学院及各分院、徐汇中学、天文台、博物院、大小修道院、土山湾孤儿院等均设有规模不一的图书馆。据上世纪30年代中期统计,徐家汇地区各天主教团体、机构(包括天主堂藏书楼)的藏书总量在30万册以上。上海解放后,1955年11月21日起,市文化局等组成工作组正式接收。1956年11月12日,中共上海市委批示同意将徐家汇藏书楼改为上海图书馆分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