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初,上海汇聚中国各地书家形成“海派书风”。

标题:清末民初,上海汇聚中国各地书家形成“海派书风”。
时间:清末民初
鸦片战争后,上海列为五口通商地之一。清末民初,许多政治家、文人墨客,纷纷迁居上海,如来自绍兴的任伯年,来自安吉的吴昌硕,来自江西的李瑞清,来自吴兴的沈曾植,来自宁波的赵叔孺,以及虚谷、蒲华、齐白石、高剑父、张大千、傅心畲、吴大澂、郑文焯、萧退庵、蔡元培、李健、王福厂、马公愚等流寓上海,以鬻书画自给,相互切磋艺事,诗书互答,以鲜明的艺术个性、深邃的品学修养,扎实的传统功力自辟门径,形成“海派书风”,也拉开了上海书法发展的新一页。 进入民国之后的上海书法,从审美风格看,一改尊帖为尊碑,风格特征上偏向于博大雄强。在此基础上,出现辐射型多元化发展的倾向。或取法六朝碑版,或寄情草书,或以秦汉北魏为宗,或以唐宋为法。其中尤以吴昌硕、高邕、沈曾植、王同愈、曾熙、李瑞清、王震、经亨颐、李叔同等人颇具影响力和号召力。上述书家,除高邕一人外,无不是浸淫于碑碣的。除此之外,还有谭延闿、谭泽闿、赵古泥、商衍鎏、高时丰、冯幵等在当时也相当活跃。从书家组合构成上看,各种不同身份及志趣爱好的书法家,形成不同的书法家群体。在上海地区就有一批清末遗老书法家,他们大多为前清官僚,如沈卫、罗振玉、刘春霖、郑孝胥等,他们的书法各有家风,书法上广蓄并收,有的擅长金文如罗振玉,有的取法宋朝书法风格如郑孝胥,但有一共同点就是不走北碑一路。由于其思想观念上比较保守,所以,在书法的独创性上的成就也就相应比较逊色。与遗老派书家相对应的,是一批学者型书法家,如章太炎、萧退庵、陈三立、黄节、柳诒徵、丁辅之等,他们或是南社成员,或是反清斗士。由于他们广闻博洽,厚积薄发,所以其书法多具书卷气,如章太炎的篆书笔势蕴藉而有典则,而萧退庵的篆字却颇有古沉静穆之致。另外,当时还有一类文士型书家,如前述的李叔同,还有姚茫父、袁克文等,文士学者型书家的共同特征是皆不以书法为专攻,而是在艺术领域中广泛涉猎,偶出风格却不同凡响,在风格表现上也与正统书家相去迳庭,他们大多崇尚趣味,知识结构较为开阔,属于特殊的书家类型。 到了民国中后期书法出现两个新的情况,一是大家出现和理论的成熟;二是书家集金石书画于一身。书法大家以于右任、沈尹默为代表。当时在书法上也有相当成就的是章士钊、马公愚、邓散木、潘伯鹰、白蕉等。当时书家,集金石书画于一身的不少,多方面修养功力均臻上乘,如钱瘦铁;而精于文学、诗词的书家如王蘧常、郭绍虞、顾廷龙;还有吴湖帆、谢稚柳、来楚生等。民国时期书法活动的空前活跃是与书法刊物的出版、社团的出现和书法展览活动的频繁分不开的。据《中国美术期刊过眼录》记载,从民国5~38年,上海地区的书法刊物达17种之多,其中以民国11年,上海书画会编辑出版的《金石书画》,同年,上海中国金石书画艺观学会编辑出版的《艺观》,同年,上海中国书画保存会编辑出版的《国粹月刊》,民国30年,上海草书月刊社编辑出版的《草书月刊》等刊物影响较大。除此之外,从清宣统元年(1909年)“豫园书画善会”的成立开始,上海还成立了不少书法社团,到民国35年约有17个书法社团。其中有“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上海广仓学会”、“青年书画社”、“上海金石画社”、“上海巽社”、“上海海上书画联合会”、“百川书画会”、“上海美术会”等,当时的不少书法展览活动是由这些书法社团策划举办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书法艺术一时未及受到关注,直至1956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国务院会议上提议要在北京、上海两地成立“中国画院”,经过三四年的筹办,终于于1960年6月21日“上海中国画院”正式宣告成立,一些书画篆刻家,如沈尹默、白蕉、李健、王福厂、张叔通、汪东、马公愚、陈巨来、叶露园,以及一些画家又兼擅书法的如沈迈士、张聿光、王个簃、刘海粟、伍蠡甫、吴湖帆、唐云、钱瘦铁、贺天健、潘天寿、谢稚柳、陆俨少、程十发、朱屺瞻、沈子丞、来楚生、应野平、刘旦宅等被聘为画师。1961年4月8日,上海又成立“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沈尹默为主任委员,郭绍虞、王个簃,潘伯鹰任副主任委员,胡问遂为业务干部。画院、研究会的成立,繁荣了上海地区的书画艺术的创作。